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军改进行时③基层官兵最密切关注的5件大事!

军路2022-06-19 12:14:16


作者|9527 图|马跃川

来源|三剑客(微信号:jiankesan)


△《新闻联播》视频

文/9527


 「阅读此文约5分钟,请注意加粗提示」


值班电视机上播放着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工作会议的新闻,值班桌上静静地摆着值班饭。

作战值班室里有4个人,一位会晤站副站长,一位通信股四级军士长,一位宣传干事,一位营房助理。

值班饭有6个菜,4碗米饭,4碗紫菜蛋花汤,4个苹果。

这是一个偏远的边防团,这是一群普通的边防军人,这是一次正常的作战联合值班。

吃值班饭是一天最休闲的时候,4位边防军人可以轻松地靠在椅子上,边吃边唠,唠着此时基层边防军人最关心的话题。

什么是最关心话题?当然是如刀般的军改。


1.关于裁军


将总员额缩减至200万,是这次裁军的目标。建国后,中国先后经历了10次比较大规模的裁军行动。这次裁减军队员额,是中国解放军历史上的第11次裁军。

军队改革与裁军30万,这是分不开的话题,也是基层官兵关心的话题。裁军,会不会裁到自己头上?

营房的张助理只有26岁,他还年轻,他的性子也最急。桌子上有一道菜是粉条豆腐炖白肉,他慌忙地夹了一筷子豆腐放进嘴里,被烫得直眯着眼睛。

“各位大哥,到底咋改?咱们这边防团咋一点儿消息没有?”张助理一边儿哈着气,一边儿向其他几位讨教。

“这会不是刚刚开么,还得抓落实呢。再说你急啥,你还年轻早着呢!”说话的是已经35岁的唐副站长。

唐副站长是老边防了,要是不懂边防,也根本不可能当上会晤站的副站长。

“前段时间谈军改,还说脖子以下离咱们还远,咱们是脚脖子以下,说着说着就到咱们啦。”31岁的王干事说话有些风趣,风趣中透露着一些伤感。

“改到自己头上,让走就走,大不了就是三十万分之一。”李班长今年33岁,也算是老班长啦。

“你也年轻,要走也是我们这些老同志先走。”唐副站长总是以老同志自居,面对改革,他总感觉自己离被裁不远了。

“叮铃铃”,作战值班室的电话响了,唐副站长第一时间冲过去:“您好,这里是边防第X团作战值班室……”

老同志唐副站长干劲十足,用他的话说,就算知道明天要走,今天还是咱边防的兵。

此次裁军原则是减少非战斗部队人员优化军兵种配置,裁减大量非战斗部队可以使主要的军队员额向集能打胜仗和能硬仗的作战部队集中。

会不会被裁,还能不能继续穿这身军装,这是基层官兵最关心的事之一。


2.关于隶属


军人是一种身份,每一个军种都有自己特殊的身份。基层边防的官兵,有时候却搞不太清楚自己的身份,或者说是定位。

“你说咱们归谁管?”年轻的张助理又开始发问了。身为最基层的官兵,总得找准组织吧。

军改之前,这里的边防官兵还都佩戴着“XX军区”的臂章。今年,“XX军区”的臂章成为历史,,这让所有人心里好一番思量。

军改开始,边防团归军分区直接领导,军改之后,军分区机关的同志们戴着“国防动员单位”的臂章,。

大家伙儿有些懵圈了。

“这个军改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改到咱基层之后,关系肯定就捋顺啦。”唐副站长分析地头头是道。

调整编制、优化总部机关,,战区联合指挥,调整军兵种比例,按战略方向配置部队编成,加快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建立军官职业化制度,健全军费制度,推动军民融合,健全国防工业……

是啊,具体的改革措施马上就要来到这个边防团,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后天。官兵们并不知道具体的方案,但都明白一点,该来的总会来,而且并不遥远。


3.关于走留


“唐哥,政策要是下来了,你走不走?”张助理永远都有问不完的问题。

“说啥呢,知道唐哥几年了吗?唐哥是18岁当兵,就在咱们团!”李班长白了张助理一眼。

“18岁当兵,唐哥你今年35岁,是不是快能自主择业啦?”张助理的语气里全是兴奋。

是啊,不说别的地方,至少在这个边防,官兵们的希望都是自主择业。毕竟,年纪大了,偏僻的地方待久了,如果再转业当公务员,是有些跟不上形势了。

唐副站长也是这么想的,他已经做好自主择业的准备了。

有消息说,服役年限较长退役士兵的自主择业政策将会适时推出,李班长对未来也充满期待。

而王干事是国防生,不算大学的4年,充其量只是个8年军龄的新兵蛋子。他们两人面临的都是同样的问题——军改期间,他们绝对达不到18年军龄,与自主择业肯定无缘。

一旦军改的具体方案到了这个边防团,假如进行缩编的话,假如他俩必须离开的话,他们只有转业了。

“行啊,你们年轻,就算是转业,回地方正是好年纪,好好干,别担心。”唐副站长了解他俩的心事,私下也聊过不少。

“干部转文职你能接受吗?根据军队建设需要,不少军官就要改为文职……”“部分在非领导指挥、技术专业性比较强的岗位,可以实施士官转改文职人员……”

“那我……”张助理这一次说话不再着急,话说一半,便低头开始思考起来。

 “你啊,想都别想,以后有机会回来看你。”唐副站长此话一出,引得王干事和李班长哈哈大笑。


4.关于家庭


“唐哥,以后你回家干点儿啥?”王干事问。

“先在城里买套房子。这么些年,我一直不在家,你嫂子就带着孩子住在娘家。我要是回去,肯定得先置办个小家,好好过过小日子。”唐副站长对未来充满期待。

“唐哥,买房子可得注意,李干事辛辛苦苦攒点儿钱,在大城市里买房子就被开发商骗啦。”王干事好言相劝。

“照你这么一说,城市套路深,我还是回农村吧。”唐副站长咧着嘴又笑了起来,其他人笑得米饭都要从嘴里喷出来了。

“应该是,社会套路深,我要回部队。”李班长现学现卖,整出这这么一句。

“啥玩意儿呀,一点儿都不押韵。”王干事大笑。

“社会套路深,我要回部队,我要回部队……”唐副站长默默地念着,眼眶里有些湿润。

“唐哥,这不还没走嘛。”张助理赶紧打了个圆场,要不唐副站长的眼泪恐怕是憋不住了。


5.关于心态


改革落到基层,有太多的“关于”,有太多关于“走”和“留”的现实,有太多关于为何走、如何留等等问题。

“兄弟们,以后去山东找我,你嫂子做菜手艺还行,去了多整几杯。”唐副站长虽然故作镇静,但声音稍稍有些颤抖。

“唐哥,这么一说,咱必须得碰一个啦。”李班长提议。

张助理眼明手快,已经快速地抓起一碗紫菜蛋花汤,其他几人也心领神会,也都端起了汤碗。

“不让喝酒,咱们就干个汤吧!”

“好!以后说不定能聚在一起的机会也不多!”

四个汤碗紧紧地碰在一起,溅起了汤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