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挤在北京大学生求职公寓的日子

拍者2020-06-29 16:12:23


夏季里闷热的北京,百来平方的两室一厅中,22个高低铺位全部住满。年轻的房客几乎没有交流,沉溺于各自的电脑或手机,屋外暴雨如注,拥挤的房间里却安静得出奇,屋角的老空调“簌簌”地工作。


这是隐秘在东三环某小区的一家大学生“求职公寓”,在这里,没有“着落”的年轻人最关注的是求职启事和生活打折信息。每月600元左右的床铺租金,是他们每月最大的开销。


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 摄影报道




一晚30,包月600



△这是一间“求职公寓”,位于北京东三环。两室一厅,百来平的房间里摆着11组上下床,每个房间就像大学的集体宿舍。在这里租房的大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在京找工作。他们说,住这儿就是图便宜。 每年七、八月,这样的“求职公寓”常常供不应求。


△ 房东说,想住的话,按月租,卧室的床位每月650元,客厅的床位每月550元,空调费另算,每人每月50元。按天算也行,里外屋都是一天30元。7月28日清晨,一名没有找到工作的大学生在阳台地板上的“加铺”上熟睡,“加铺”的价格和客厅一样。



△ 刚毕业的大学生小梁(左)租住的床位在房间客厅的东北角。一个多月了,他还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不出门面试的时候,他就窝在公寓里投简历,打游戏,他熟知各种订餐app:哪家折扣多,如何用6元订到附送果汁的辣椒炒肉盖饭。


△ 小超来京近一年,一直住在求职公寓,“在北京找工作不容易”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最近他新找了一份工作,7月28日,第一天上班的他6点多起床,7点出门,因为人多没挤上公交车,后转坐地铁,网购的公文包里还塞了块陕西老家的点心做早饭。



△ 对于求职公寓里的年轻人来说,皮鞋是重要之物,7月29日的清晨,一位求职租客反复擦拭着他的皮鞋,这是他每天上班前都要进行的准备活动。如果大学的毕业证代表着走出校门,那一双皮鞋就意味着将走进社会。



位于北京北五环北宫门附近的这家大学生求职公寓显得“阔绰”许多。


这是一栋三层小楼,分四人间、六人间、八人间不等,配有自习室和休息区。这里的租客并不急迫地寻找职位,常参加各种社交活动,聊天比较随意。


虽然远离市中心,但是凭借良好的环境和融洽的氛围,这里的租金高于大多数求职公寓,四人间的月租金是每人1100元。


北五环的“豪宅”


△ 北京北五环附近,北宫门附近的村子里,有一间三层的大学生求职公寓,青年旅馆的形式,如果按月租,四人间的话,每个床铺1100每月,如果论天算,每天59元。


三楼的休息区,三个年轻人聊得很投机,公寓虽然离北京市里远,交通不是很方便,但良好的生活环境,轻松的交流氛围,还是吸引了很多求职的大学生来到这里。



△ “求职公寓”二楼,是女生宿舍,男生分别住在一楼和三楼,平时男生不允许随便在二楼停留,三楼是休息室、洗衣房和露台。



三楼的阳台,靠近房檐的一侧用铁丝围着,一眼望去,都是村子里的平房。来自济南的小斌,去年毕业后一直北京找工作,之后他找到一份接苹果公司售后电话的工作,因为“不顺心”裸辞,现在住在公寓里,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再重新找工作。




记者体验“求职公寓”——


“房东看我落魄的样子,就给我优惠了50元”


文 | 彭子洋



△ 求职公寓中,我的室友们。


我是在网上找到的劲松这家求职公寓的联系方式,之前也联系过其他的公寓,要么住满了,要么只收老租客。

去见房东的那天晚上,北京下着大暴雨,我打着一把临时买的简易伞,并没有什么用。当我站在房东面前的时候,已经浑身湿透。

房东是个精瘦的、小个子的中年男人,北方口音。他看着我落魄的样子,索性也没多问,就带我去了公寓。

他一路上一直叮嘱:进屋一定保持安静。

我们穿过昏暗的走廊,进了屋,客厅里靠墙摆了6组上下铺,我的铺位是卧室里的一个上铺,同屋的还有9个人。每个人的生活用品都堆在床铺边上,就像大学的集体宿舍。

房东说,想住的话,按月租,卧室床位每月650,客厅每月550,按天算也行,一天30,空调费每月50另算。他说我一看就是找工作的学生,不容易,原本100元的押金就给我优惠到50好了。

和房东交谈的整个过程,屋内的10多个人或低着头看手机、或对着电脑屏幕,彼此间没有一丝交谈,也没有一个人抬头看我一眼。

拥挤的公寓里,可以听到空调冷气的簌簌声。

后来的我发现,房东很谨慎,很少带生人直接看房子,因为七八月正值群租房检查的高峰期,他每天白天都会在公寓里亲自盯着。

公寓里的租客们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大家拥挤地住在一起,平时却少有交谈,寥寥无几的对话局限在诸如“找到工作了吗?”“新工作怎么样?”或是为了凑单省钱,订餐时的简单问询。

租客的流动性很大,有的人找到工作就会搬走,马上也会有人填补他的铺位,尤其在暑期,这里就像一个从学校到社会的“中转站”,人满为患。

我刚去的那天中午,没有出门的租客们就在网上订饭,他们都拜托住在房间东北角的一个小伙子,说他总能订到最便宜的外卖,花6块钱就能叫到一份辣椒炒肉盖饭,还送一瓶果粒橙。

那天正好遇到一个格外“较真儿”的送餐员,非要让取饭的男生说出订餐人的名字,他却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后来专门回来问,才知道人家姓梁。

我挺震惊,因为这是我在这里看到最“亲密”的互动了。

后来和小梁聊天才知道,他是兰州大学本科毕业,来北京一个月,也还没找到满意的工作。最喜欢玩的游戏是三国杀,不出门面试的时候,他就窝在公寓里投投简历,在网上玩三国杀,他还调侃,对很多住在公寓里的人而言,“窝着”是最节俭的生活模式。

小超住在我对过的上铺,我和他熟络起来,是因为排队等着上厕所。两居室的公寓里总共就一个卫生间,赶上大家都早起的时候,门口总有几个人站着排队。

小超皮肤黝黑,又痩又高,长得像南方人,却是个地道的陕北汉子。陕西读完大学后来北京找工作,一年来断断续续找了几个,也没有找到特别满意的。不过,讲起求职技巧来,从理论到实践,一套一套的,滔滔不绝,喜欢把“北京的工作不好找”挂在嘴边。

他就像一部机器,上班的路程和时间,都会精打细算。住进去的第一个早晨,我跟他一起去上班,因为是新工作第一天上班,虽然距离不远,他还是起了大早:六点多起床,七点出发。原计划坐公交,我们一起在公交站等了十几分钟,车来了,他又改变主意说:“人太多啦,挤不上去”。

于是就又转成地铁,等我们到达公司附近,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从网购的公文包里掏出准备好的家乡点心吃了,又溜达了几圈,到点了才进去。

我从小超的新公司回到公寓,已经是10点多了,几个室友还在熟睡,他们暂时都还没找到工作。

在这里,除了工作就业,没有人愿意多谈更多,相互之间保持很远的“安全距离”。如果你多问,常会被顶回来:“别管别人!自己找到工作就不错啦!”



相关报道刊载于8月2日新京报目击版

鸣谢版面图片编辑:王子诚




- The End -


编辑:布布


点击以下 关键词 查看更多往期内容

王林的“摄影术” | 现场勘查试衣间 | 最著名的"假"照片 | 美哭的眼泪 | 吻功如何 | 糟糕的世界 | 偷窥请进 |AV工作者的B面 |Irving Penn诞辰 | 匪帮大叔的“朋友圈” | 滚到外面看蓝天 | 你离VII有多远 | 如何拍出大长腿 | 摄影师脱了 | 悄悄话| 26岁加入马格南| 怀念Mary Ellen Mark| 拿相机的女人| Sex & Summer | 空中裸体 | 中东 | 真土豪 | 黑帮 | 辞职滚蛋| 苍井空自拍脱罩裸胸申请马格南奖学金对话华赛评委朝鲜姑娘业余摄影师上TIME | 情色被禁 | 车模当乞丐 | 被捕 | 宅男创业 | 错位电影收藏一针见血说荷赛贺延光讲座实录 王身敦讲座实录 | 阮义忠讲座实录


拍者微信号:ipaizhe

合作或投稿邮箱:109677350@qq.com

文艺连萌·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