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两会综述】 残疾人工作迎利好,委员期许“因群施策”

残障知音2022-06-12 12:46:44

【两会综述】

残疾人工作迎利好委员期许“因群施策”



残疾人工作迎利好委员期许“因群施策”


中新社北京3月8日电 (记者 ,加大对残疾人等就业困难人员援助力度,加强残疾人康复服务等要求。、受访,讨论报告中释放的政策利好,为残疾人工作建言献策。


建立面向残疾人的社区照服体系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对老年人、残疾人、重病患者等特定贫困人口,因户因人落实保障措施。这一表述深获福利和保障界人士重视,、中国盲人协会副主席李庆忠说,一个家庭只要有一名重残人员,就必须有一个健康家人全职照顾;“既有经济上的困难,也有精神上的压力。”

  如独居盲人或夫妻双盲的老人群体,有些人肢体健全且有收入,他们达不到贫困标准、不能享受相关社区服务,但生活上有非常多的不便。

  在李庆忠看来,对于有重残人员或者一户多残的家庭,除补贴之外,更重要的是提供服务。因此,建立有效的社区照顾服务机制、帮助残疾人家庭正常生活尤为重要。


教育给残疾人以尊严


  报告中提及发展特殊教育。李庆忠说,教育对于残疾人意味着尊严,意味着基本的生活质量保证。他在攻读研究生期间失明,很多人说是不幸,在他看来却是“幸事”。残疾人入学仍较为困难的年代里,他接受良好的教育,从而有了稳定的生活保障。

  李庆忠说,如今,中国还有逾20万在义务教育阶段的残疾儿童没有入学。他希望,在政府的支持下,社会资源可加入进来,利用现代科技手段,让适龄残疾儿童都“有学可上”,得到真正有质量的教育。

,对于残疾人,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都很重要。“只有让残疾人得以就业,才能使之不再是社会的负担。”高晓笛还建议,支持残疾人利用互联网平台就业、创业。


残疾人保障要因群体施策


  关于加强残疾人康复服务,、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张海迪受访时表示,残疾人工作中,要面向不同的残疾人群体采取特殊措施;盲人、聋人、四肢不健全者都有自身的特殊需要。

  作为聋人群体的一员,高晓笛表示,他们虽肢体健全,但因沟通不便,有很多困难和痛苦无法言说。,张海迪针对聋人“实现信息无障碍”的呼吁已取得成效,例如中央电视台的节目加入了手语视窗、不少交通工具和服务窗口增加了字幕提示。对此,高晓笛表示欣喜。

  她还表示,聋人就医、申诉和谈判等过程必须在手语翻译的协助下完成。但是,目前中国没有专为聋人提供手语翻译的机构,手语翻译人员短缺。建议规范培养手语翻译人员,以帮助中国2000多万聋人不再“有口难言”。

编辑:李欢

 

 

 

 

:为残疾人代言十年



原标题::为残疾人代言十年

这是高晓笛第11。每次分组会议上,她的发言方式都显得有些特别,作为一名听障委员,她用的是手语。在手语翻译何阳的帮助下,她能听到其他委员的建言献策,也能实时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

2008年,,高晓笛两会生涯的第一份提案,标题是《关于福利彩票新增投注站由残疾人专营的提案》;2018年,她依然关注残疾人群体,提出了加快贫困重度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的建议。

履职十年来,高晓笛用无声的方式参政议政,在两会上持续为残疾人群体呼吁。她说:,来反映我所代言的残疾人群体的心声,希望人们和有关部门加强对这个群体的关注。

社会福利与社会保障界的高晓笛,和文化艺术界的千手观音邰丽华,是本届2000,仅有的两名听障委员。

十年履职

为残疾人群体代言

在社会福利与社会保障界的分组会议上,当高晓笛举手发言时,会场顿时便会安静下来。她认真地用手语建言献策、同其他委员交流想法。

今年的两会上,高晓笛带来了三份提案,其中一份提案是关于加快贫困重度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助力残疾人脱贫攻坚的建议。她在提案中写道,与道路、建筑等公共设施无障碍建设相比,我国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力度亟待加大。

2008年起,。

1岁那年,高晓笛因为一次发烧注射药物不幸中毒,失去了听力。长大后,她开始学习绘画,语言上的障碍,需要她付出比健全人更多的努力。,每一年的两会上都提出关于残疾人群体的提案、建议。

健全人遇到困难时,可以拨打110120119来寻求帮助,但听障人士不行。”37日下午,高晓笛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包括听障人士在内的残疾人,在日常生活中总有诸多不便,希望社会群体、相关部门能够给予残疾人群体更多的关注。

高晓笛表示,有些人认为,残疾人只要有饭吃、有基本生活保障就应该满足了,其实,残疾人身上也具有无限的潜能,只要给他们一些帮助,让他们有学习、培训、深造的机会,他们时时刻刻都会带给我们震撼。比如,没有臂膀,他们可用口叼笔书画、用脚弹钢琴;没有声音,他们可以用优美的舞姿和灵巧的双手,为社会创造美好。

高晓笛时常和基层的残疾人沟通、交流。她渐渐发现,残疾人群体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教育的问题。假如他们从小都接受了特殊教育,读了大学或职业学校,那现在也许是一名IT工程师、一名编辑、一名图书管理员,甚至是一名艺术家,不会有那么多生活上的困难和烦恼。

十年间,高晓笛在两会上提交了30多个提案,多数提案都是为残疾人群体代言,内容涉及残疾人群体的教育、就业、日常生活等方方面面。 

▲34日,,发言

不断学习

提高履职质量

“2008,非常的激动。高晓笛说,但激动并未持续太久,因为她对参政议政还不是太熟悉,如何保证履职质量,是随即而来的挑战,,既是一种荣誉,更是一份责任。

2008,高晓笛在分组讨论会上用手语自我介绍:我是高晓笛,是一个画家,来自四川。,很多东西不懂,希望大家多帮助。

,对于如何创新工作方式、提高履职质量,高晓笛有了不少感受。

每年两会期间,除会议工作外,高晓笛还时常约请在京的听障人士朋友了解残疾人的生活情况。她表示,只有深入一线了解残疾人真实的生存状况,才能在会场上提出有针对性的建议。

经过实地调研,,关注残疾儿童受教育问题。

高晓笛时刻保持着学习的状态。高晓笛说,自己从6岁开始学习认字,直到现在都还在学。有的时候,她会向人咨询什么是吐槽、什么是短板,对于听障人士而言,要理解一些抽象词汇,会比健全人艰难得多,越早开始学习,越能缩短这种差距。

近些年,高晓笛也开始使用微信、QQ等网络渠道,和各地的残疾人进行交流,了解他们的困难和呼声。平时,她也会通过书信和见面的形式,帮助和鼓励残疾人。

履职十年来,高晓笛的提案多以切口小、社会关注度高的具体问题作为议题,比如,对残疾人的家具无障碍改造,残疾人重度护理补贴等。

日常生活

走出无声世界的画家

今年两会,高晓笛还提交了两个关于文化遗产保护的提案,一是建议妥善保护四川自贡市盐商历史文化遗存,一是建议加强对江西吉安市庐陵文化的研究和保护。这两个议题,均来源于作为画家的高晓笛日常采风中的发现、观察和思考。

高晓笛从18岁开始学习绘画,数十年笔耕不辍,在工笔画领域有了较高成就,最终成为了四川成都画院的专职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

但高晓笛也曾对自己有过怀疑。十余年前接到四川省残联让她担任副主席的邀请时,她十分犹豫,不确信自己能否与健全人一样从事社会工作。她的父亲鼓励她,让她走出无声世界,开阔眼界、结交朋友,感受外面世界的精彩。

如今的高晓笛不但成为四川省残联副主席、四川省聋人协会会长,。高晓笛表示,这些社会职务让她可以更从容地为残疾人群体争取利益,残疾人中不乏优秀者,他们缺的不是能力,而是克服自卑、走向社会的勇气。我们应该多鼓励他们。

今年63岁的高晓笛,对人生、对世界有着积极的心态。她始终保持着跑步锻炼身体的习惯。,白天会务繁忙,但到晚上八九点钟,她还是会在驻地跑上一会儿。

END

红星新闻实习记者丨王剑强 北京报道

编辑丨冯玲玲

 

周晔委员谈成网红:希望借此让大家关注聋群体


、北京市东城区特殊教育学校校长周晔有一口正宗的播音腔,高高瘦瘦留着央视主播的同款发型。不时有熟识的委员经过,学着她在委员通道上打出的手语“谢谢你”跟周晔打招呼。

  成为新晋“网红”之后,周晔接受媒体采访,总是不免被要求打出各种不同的手语,她都来者不拒。采访结束之后,周晔离开,,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左下角有手语同步翻译,几位服务员聚在电视机前跟着学手语动作。

在委员通道教手语“谢谢你”

  北青报:前几天的委员通道上,您比了一个“谢谢你”的手语动作,为什么会想到要教大家打手语?

  周晔:其实我也是呼吁大家关注聋人群体,关注他们的需求和在生活中的不便。

  北青报:为什么是“谢谢你”?

  周晔:这是最常用的,也是最好记的,还是最容易引起大家兴趣的。我教得太复杂了,大家也记不住,而且委员通道也是有时间的。现在你看,大家都记住了“谢谢你”,就是很形象的一个人在示意点头,是一个很友好的表现。

之前参加两会有一位“备份”

  北青报:在,中央电视台首次引入手语直播,您成为第一位手语直播翻译,是经过挑选吗?

  周晔:不是挑选,我一直是央视的手语翻译。从1995年,我就在中央电视台做《本周》栏目,当时是一周一次,录播20分钟,以后是现在央视的《共同关注》,每天都有,而且是直播。我们学校就选了8位老师,每人录了3分钟视频,供央视那边挑选,最后定了6个人,来担任《共同关注》的手语翻译,一直到现在都是。

  然后到,他们就找到了我,希望我来做手语翻译。

  北青报:还记得当时是什么感觉吗?

  周晔:很紧张,因为那是第一次。打手语一般是40分钟换一个人,大会场站着打手语的时候,一般半小时我们就要换人,因为很累,脑子还要高度集中,这既是体力活又是脑力活。

  当时我问电视台,大概需要多长时间,,政府工作报告至少一个半小时以上。我从没有经历过这么长时间的手语翻译,《共同关注》的实际翻译时间也就是55分钟左右,那就已经很累了。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找了一个人作为“备份”跟我一起去,怕自己万一坚持不下来。电视台也很为难,让我能坚持就坚持,因为换人的时候框里是空着的,看着很怪异。最后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第一次坐着听报告”

  北青报:等到十九大的时候,,还有一次十八大的报告,是不是就没那么紧张了?

  周晔:这是最难忘的一次,因为时间最长,我对自己还是不放心,但是有信心。有一个细节你们可能不知道,那3个小时20分钟,因为镜头感的需要,我就坐在一个圆凳上面,只有一个特别矮的椅背,没法靠,只是让我不至于掉下去。

  北青报:成为“网红”感觉如何?

  周晔:我觉得,我成为“网红”应该不是大家对我们这个行业感兴趣。但是我觉得正好,借助这个事情,能让大家关注手语翻译和背后的聋群体,包括对特殊教育的关注。

  现在,我角色变了,不是手语翻译,。,要怎么履职。我这次有三个关注,一个是特教老师的培养,一个是特教老师的待遇,还有一个是智障儿童,我希望能延长他们的学习经历和增加对智障儿童的职业教育。这五年任期,希望能有一些推进。

特教津贴仍执行1956年标准

  北青报:特教老师现在遇到了什么样的问题?

  周晔:首先是师资不足。其次是专业化水平,我了解到现在有些地方确实想建特殊教育学校,但是缺少这方面的老师,只能从普通学校调到特教学校,但是这些老师缺少专业背景和知识。还有最重要的,经济待遇。

  北青报:工资太低?

  周晔:目前,大部分地区的特教津贴只是工资前三项,也就是基础工资的15%,这个政策是1956年制定的,当时没有绩效工资,15%是很多了,现在的绩效工资远高于基础工资。也就是说,一位工作了10年的特教老师,一个月的特教津贴也就是400元。

  北青报:针对提高特教老师的经济待遇,您有什么具体建议?

  周晔:我的建议是,可以在绩效工资中也有一个比例数作为特教津贴,跟原有的特教津贴结合起来,应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特教老师的收入,增加这个职业的吸引力。另外,我还认为可以给特教老师减免税收,这个在有些国家是已经实现的,或者提高养老金,比普通学校的老师高一点,也可以变相提高特教老师的经济待遇。

  文/本报记者 董鑫

  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责任编辑:郭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