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没有交流的婚姻,注定渐行渐远

慈怀读书会2019-06-12 06:57:06


作者:十月

来源:Hello十月(ID: helloshiyue)

一生中,大部分夫妻相处的时间都是在聊天

01

前几天参加了一个闺蜜组织的聚餐,好久不见,整场用餐下来,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聊得热火朝天。

中途,其中一位妈妈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亲们,你们晚上躺在床上和自己的老公聊天吗?”

也许这个话题自带爆炸性效果,在场的几个朋友立刻开启了吐槽模式:

A朋友说:“ 聊天?在床上我老公唯一想和我语言交流的话题就是上床,其它时间零交流。”

B朋友说:“我们家那个每天晚上躺在床上,他的眼里只有手机,我就像卧室里透明的空气。”

C朋友说:“我老公每晚也是玩手机、打游戏,看视频,只有在准备睡觉的那一刻,慢慢扭过他那油腻的脑袋说一句:熄灯,睡觉吧。”(因为灯的开关在我的那一侧)

D朋友说:“我每次想和他聊聊今天发生的一些事情的时候,他就怼我说:小女人的眼光,说来说去还是那些破事,有什么好聊的?”

E朋友说:“我老公喜欢晚上和我聊天,也没有什么特定的话题,就是傻聊,但是每次都很开心。”

婚姻生活是否如意幸福,从夫妻两个人之间的聊天就能看的出来。

这几种答案里,与老公零交流或者少交流的朋友,夫妻之间有的过的如同陌生人,有的过的平淡无奇,唯有这位交流融洽的朋友,结婚七八年了,夫妻依然恩爱如初。

但凡是结过婚,家里还有孩子需要照顾的两个人,时间就像是一种奢侈品。

唯有在孩子早早入睡、家务干好、洗漱完毕之后,躺在床上的那一刻,才真正属于自己和对方。

这个有限的时间和空间,不仅可以让你放松大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如追剧、看小说、看书、打游戏,还可以重温两个人的世界才有的甜言蜜语。 

聊天的过程,就是一场彼此头脑元素的交流,看似各持己见,实际上就像盖房子的过程,你贡献了砖头,我设计了图纸,最终有了一个我们都喜欢的房子外形。

02

很多夫妻会觉得,结婚之间,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题,甚至可以煲一夜的电话粥。

可是,结婚之后,好像变得越来越没有话题。

他一张开口就是工作、工作,我一个门外汉根本听不懂。

我一开口就是孩子、孩子,他觉得和我也没有共同话题。

有时候,明明看到自己的伴侣也能和其他人侃侃而谈,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怎么一到我这里就变哑巴了呢?

其实,聊天也是一门学问。

想要保证长久有可聊的话题,每一对夫妻都要会聊天,愿意为了聊天去主动学习一些东西。

世上没有三观完全一模一样的夫妻,如果有幸能遇到志同道合或者在同一个兴趣领域内的爱人,想通的话题自然会多一点,可聊的内容也会更广一点。

可是,绝大多数的夫妻都有截然不同的工作类型,生活态度,脾气性格,想要好好说话,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搞不好,聊着聊着还能吵起来。

很多人这个时候就觉得,聊没用的天干嘛,自己还生一肚子气。

长久下来,彼此之间的话题也会越来越少,以至于陷入无话可说、不想说的尴尬无聊境地。

好的交流沟通,并不是很多人认为的“废话”交流,健康积极的沟通方式。

它是对方愿意打开自己,愿意走向你、接近你、倾听你、理解你、关心你的过程。

如果他连话都不想和你说,又怎么会真的去关心你,理解你的所作所为呢?

就像你带了一天孩子,累的浑身难受,本想着和老公聊聊天,排解一下负面情绪。

可是他连一个字也听不进去,甚至摆出一副冷脸说:“这么多带孩子,就你整天喊着累。”

或者你在单位受了莫名的委屈,想聊天发泄一下自己的不满。

结果对方甩出一句:“上班累死了,你那点破事有空了再说吧。”

对方一个冷漠的“咔”,就将还没有开始的聊天扼杀在摇篮中。

记得在网上看到一句话: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都是短暂的,容颜不长久,健康不长久,唯有聊得来的心意可以让感情长久。

一次,又一次的零交流或者负面交流,只会让彼此渐行渐远。

《奇葩说》马拉西亚辩手胡渐彪说过:“比一个人孤独终老更可怕的,是跟那个让自己感到孤独的人终老。”

你以为自己找到了心灵的港湾,实际上却是一块冷冰冰的石头。

婚姻,不是一年两年的交际,它是一个漫长的陪伴过程。

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两个人,如果心与心没有互通的机会,生活也会缺少甜蜜感。

留给自己的只有压抑、孤独和深深地疲惫。

所以,很多离婚之后的人才会大声喊出:终于解脱了,对着一个木头人,还不如自己一个人生活更快乐!

夫妻之间保持有话可说的秘诀,应该是尝试着走进对方的世界。

就像网上一位已婚女士的经历一样:我和老公从认识,恋爱,到结婚,到近两年来两地生活,每天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话。

他是干消防工程方面的,原来我根本不懂这是啥,现在竟然能做出个简单预算了,呵呵。

他现在也对女装的面料或者化妆品能讨论一二。

所以你看,聊不聊得来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想不想和对方聊,有没有兴趣进入对方的世界。

有互动的婚姻才叫生活,没互动的婚姻只算是搭伙过日子。

舒服的交流沟通,就像蔡琴《读你》歌词中唱的一样:读你千遍都不厌倦,读你的感觉像三月!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卫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