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女孩求职被拐卖,互联网招聘平台仍存陷进

舆情云平台2021-09-01 10:24:06


去年,大学生李文星通过招聘网站“BOSS直聘”求职,却疑似被骗入传销团伙,最终致死。这起案件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这起悲剧的第一个环节——互联网招聘平台的作用和责任,也被重新审视。然而记者走访发现,类似的安全问题依然存在。


近日,小菲(化名)就因通过网络招聘平台求职被拐,面试的酒吧老板胡某以上海KTV服务员的工资更高为由,将其骗至上海卖给按摩店。





名为招聘,实为拐卖


常州年轻女孩小菲和许多初入社会的青年一样,通过国内一家知名招聘网站寻找工作机会。2017年6月17日,她看到常州一家酒吧在招聘服务员,便通过网站向该职位递交简历。次日,自称招聘方的男子胡某加了她的微信,并约定面试时间和地点。


在酒吧,小菲见到自称面试官的胡某及另一名男子叶某。面试结束后,胡某称上海KTV服务员的工资更高,劝小菲先去上海工作一个月,一个月后再把她接回来继续在酒吧上班。小菲答应了,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踩进一个陷阱。


6月19日,胡某雇车将小菲送至上海一家宾馆,将其卖给开按摩店的谷某。人生地不熟的小菲被谷某强行带至其家中居住,并扣押了手机和身份证,还强迫其在按摩店卖淫,遭到小菲强烈反抗。不久之后,小菲趁店里人少时偷偷逃走,一家饭店里的好心人收留了她,让她躲进包厢,并给她买了衣服和鞋子,将她送至公交车站。公交司机了解情况后,直接将她送到了就近的派出所。随后,警方又从谷某处解救了另一名女孩,该女孩也是通过该招聘网站寻找服务员工作时被骗的。



2017年12月14日,上海市闵行区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谷某以涉嫌收买拐卖妇女罪提起公诉,谷某被闵行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5000元。2018年3月15日,闵行区检察院依法对犯罪嫌疑人胡某以涉嫌拐卖妇女罪提起公诉,胡某被闵行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2018年3月27日,闵行检察院将叶某以涉嫌拐卖妇女罪批准逮捕,目前该案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事实上,关于网络平台对用户身份的审核责任,去年6月起施行的《网络安全法》已经作了明确规定:未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或者对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用户提供相关服务的,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拒不改正或者情节严重的,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并可以由有关主管部门责令暂停相关业务、停业整顿、关闭网站、吊销相关业务许可证或者吊销营业执照,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

 

对于一些网络平台宣城“没有能力进行审核”,法律界人士认为,网络招聘平台应该对招聘单位进行基本的身份审核,例如要求提供营业执照并核实营业执照的真伪,同时也应该对具体负责在其平台上注册账号的个人进行身份审核,比如要求提供招聘单位的授权文件,或者要求用企业邮箱进行身份验证等等。


——新浪新闻《两女孩在招聘网站上求职竟被拐卖至上海:

招聘网站陷阱多,平台该如何担责?》


网络招聘平台应该对招聘单位进行基本的身份审核,例如要求提供营业执照并核实营业执照的真伪,同时也应该对具体负责在其平台上注册账号的个人进行身份审核,比如要求提供招聘单位的授权文件,或者要求用企业邮箱进行身份验证等等。


——舜网《两女孩求职被拐卖 男子强迫其在按摩店卖淫遭到强烈反抗》



@南苏的***:希望大家明白,这种场合还是有靠谱的人介绍再进去!!!


@萤火虫***:大数据时代,网络安全不容忽视。希望相关监察部门能采取措施,将网络犯罪扼杀在摇篮里


@黑煤***:网站名字就该直接爆出来



“求职陷阱其实一个急功近利的死局,因为我们生活的不容易,所以我们不得不急功近利。急功近利的不仅是外界,还在于我们的内心。

——职业发展专家:赵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