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民间故事中的交友

沟通艺术与情商智慧2021-09-11 13:06:32




民间故事中的交友




俗语故事是我国特有的一种民间叙事作品,是对汉语中的一些俗语进行想象构思、对其 来进行的某种民间解释。称其为民间解释,概因这些说法一般只见于民间的口头流传,也就 是说,俗语故事是一种民间典故。特殊的生成背景,使得俗语故事难以形成覆盖世界的故事类 型,在我国,也主要是在汉族民众中流传。一旦离开汉语的使用语境,这类故事不仅难显其妙, 有的甚至不可理喻。人们在生活中经常运用的一些俗语,如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人心 不足蛇吞象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有眼不识泰山等,在我国民间几乎都有 解说其由来的故事相传。其中,路遥知马力这一俗语故事尤为民众熟知和喜爱。


1.暗报友恩型



故事讲一对好朋友.一个叫路遥.一个叫马力。路遥有钱,惯仗义疏财;马力家穷,却也喜做善事。

这一年,马力出¨做生意,向路遥借了几百两银子。不料,路上几次遇 见修桥补路或有人遭难,马力就以路遥的名义把银子全捐出去了.自己落得流落他乡。后来,他 偶然获得一笔财宝,过上富裕的日子。

数年后,路遥家遭天火破败了,去投奔马力。路遥述说了 家中变故,不料,马力并设有相助之意,也不提还银一事。

路遥暗恨自己交错了朋友,住了几月, 只好返乡。回到家.却见自家已盖起高院大宅.典当的家产也全都赎回来了。家人告诉他.是马 力派人操办的。路遥才知错怪了马力。


2.洞房误会型


路遥与马力是同窗共读的好友。路遥家贫,马力富有,马力经常在生活上接济 路遥。这一年.两人进京赶考。路遥考中状元,马力名落孙山。路遥到外地作官后,书信较少, 马力认为路遥忘恩负义。几年后,路遥结婚,邀马力参加婚礼。

为试探路遥的诚意,马力提出一 个要求。路遥想到马力多年资助自己,也没问就答应了。谁知马力的要求却是:洞房花烛三夜 由他人宿。路遥十分气恼,但话已出口.也无可奈何。路遥熬过三天,第四天晚上进了新房就闷 头看书。新娘不高兴地说:你已连看三夜书了.今晚还看?路遥一愣,才知道马力是在试探他。

几年后.马力家遭天火,到路遥家中求借。马力说明来意,路遥板着脸没吭声,给他安置了住处. 每日着人款待,一连数月不再露面。半年过去。马力执意回家,路遥派人护送,却没有钱财相助。 到家一看.更加窝火,不知何人占了宅基,新盖起四合大院。

马力要找这家人算帐,老母笑着迎 了出来,告诉他,房子是路遥给盖的,说是你让盖的。还给你留下一封信。

马力拆信一看.上面 写着:你蒙我三夜,我闷你一春。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马力方知错怪了路遥。

代入洞房是这一型式的核心母题。这类故事基本 是以朋友间相互的玩笑行为作为扣子贯通全篇,最后才晓以真相。

3.以计助友型


商人路遥与员外马力是无话不说、患难与共的好朋友。路遥要外出经商三年,请马力照顾 自己的家,马力满口应承。三个月后,路家断粮,去马家借粮,马力不允。马家老仆自己借钱给 路家买线织布,并愿代为销售.后来路家开了织布作坊。

路遥回来,见家里井井有条,以为是马 力照顾的结果,要登门致谢。路妻一听嚎啕大哭,诉说了马力如何绝情。路遥气恨难当,就去找马力算帐。

经马家老仆诉说,方知此乃马力蓄意所为。原来,马力接受拜托后,认为照顾盟兄家 业事小,而此三年中如兄嫂在家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才是对不起兄长的大事,就想了个可使 兄嫂收住心、稳住身的计策。他让老仆出面,出钱买线;让路妻带人织布,他再暗中将布购回。三 年下来,买回的布已经堆满马家仓库。由此,路遥知道自己错怪了朋友

 

故事到此并投有结束。作为两段式结构,朋友之问的考验是双向进行的。在许多文本中, 接下来的同合依旧精巧而叉充满谐趣:当误解的一方了解了真相之后,不是直言说破,而是顿 报复之心,蓄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或忍而不发,坐待瓜熟蒂落,水落石出。一直 绷到故事结局.才出人意外又合乎情理地亮出事情的真相:原来.这一切不过是盟弟对盟兄的 善意报复。一直因误解而蒙耻的伪君子,恰是知情知义的真朋友。


故事戏剧性地展现了一对 朋友之间的真挚友情,两个回合的较量诙谐风趣,洋溢着浓郁的世俗与人情气息。而这种别 具匠心的艺术构思.却也使我们隐隐体察到广大民众在社会交往中感知的人生况昧以及由此 而生的种种心理期待。

作为一种理想的人际交往模式,这一俗语故事力倡朋友往来应重义轻利,知恩思报。我们注意到,故事中被施惠的一方多是以典型的中国方式报恩的。

在传统的农业社会里,娶妻、盖房是民众生活中的首要大事,酬报友恩的最好方式自然是为朋友盖一座新宅院。这种顶级回,生动地体现了我国传统文化倡行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德观念。


毫无疑问,这类故事张扬的是一种封建的道德伦理,但故事所标榜的朋友之,却也以更大的张力使传统社会中 的广大民众臣服,人们在称道这些表现朋友义气的脱俗之举的同时,也自然将其奉为人际交往的最高范型。应该说,这一模式是从更深的层面触及了我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