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一位寻找床伴的女青年,在约会APP上的遭遇|真实故事

杜绍斐2021-09-12 16:40:39



文:七叶


我是一位32岁的帝都单身女,上次谈恋爱已经是三年前的事儿了,也就是说,我已经有36个月没有过过性生活……虽然高级的成人玩具也买了几件,但我还是越来越渴望来自另一具身体的拥抱、亲吻、爱抚和温度。而遇见Mr.Right这件事,又是显得那样遥遥无期。

 

终于,在某个睡不着的夜晚,我安装了一个传说中「以约为主」的交友APP,开始着手解决我的皮肤饥渴症,也开始了我的冒险之旅。

 

我谨慎的放了一张侧脸照,诚实写明了年龄,其他的说明是一片空白——写什么呢?我知道自己不是来交友的,我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固定Sex Partner,这不是什么值得暴露身份信息的事情,所以,除了那张侧脸照和年纪,我是沉默的。



 

游戏规则很简单:看中了谁,就向右划;不喜欢的,向左划。我靠在床头,开始在一张张照片中寻觅:

 

俊美型的,算了。以前交往过一个帅哥男友,实在受够了这类男子的自恋和被宠坏的傲慢。

 

已婚的、有女朋友的,不考虑。即使是约,我也希望彼此关系是对等的。

 

造型非主流的、霸道总裁姿态的、照片美颜效果比女性还粉嫩的……在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白领,消受不起。

 

最后,我选择的目标是:26-29岁之间,看上去干净清爽,笑起来明亮无害的弟弟们。

 

出于好奇和谨慎,我也看了同性的照片和资料:几乎个个漂亮神气,九成九P了图,看着比我年轻娇美的多。所以,到底有没有人会划我,在最初的数小时里,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后来的事实证明:是我过虑了。

 

三个月后,共有12621人喜欢(右划)了我。而我一共划了不到两百人吧,回划过来的有一百多。

 

后来,有个男孩对我说明了这个游戏里的基本法则:女少男多――男性要比女性多出10倍以上。所以,和婚恋行情不同,在这里,永远是女性挑男性,男性求女性。

 

嗯,他说的全是真的。我现在还记得有两个让我大笑不止的签名,一个是:这是你们姑娘的选妃软件么?另一个是:男生区的竞争太惨烈了!

 

最开始聊的时候,我还挺犯难的:该怎样了解和试探对方的目的?如果人家只是上来聊聊天,或是诚心交友,像我这样目的阴暗的家伙,岂不是太可笑和丢脸了?

 

事实又一次证明:是我想多了。

 

九成九的男性,他们聊天的目的只有一个——无论表达是否直接——那就是:约。



 

有些意外的是,我所选择的那些看上去清爽阳光的弟弟们,许多都有女朋友。

 

他们会诚实告诉你:我是有女友的。身为成年人,我自然明白背后的潜台词:我想要的只有性而已,不要想要从我这里寻求感情,也不要纠缠我。

 

不过,我也没有什么立场去谴责他们,这里本就是一片各取所需的乐园,性乐园。

 

我在这里遇见了多少匪夷所思的邀约啊:那些在网上小黄文里看到的情节,全是真的!

 

有一位彬彬有礼的男生曾问我脚的尺码,以及愿不愿意尝试脚趾被吮吸的感觉。

 

开场的互相问好后,他开始赞美我的脚——我那张侧面照穿着裙子和露趾凉鞋,脚趾涂着酒红色的蔻丹。

 

「你还有其他脚的照片吗?我真的觉得你的脚很美。」他问道。

 

我按捺不住好奇,给他发去一张脚部特写,「好性感啊,可以问一下,你穿多大码的鞋呢?」

 

「我脚很大,穿39码。」

 

「我觉得大脚的女人最性感了,这张照片我要珍藏起来。」

 

「呃,可这张照片里甚至没有我的脸啊。」

 

「没关系,足够用了。」

 

过了五分钟,他回复我:「很尽兴,谢谢你!」

 

我过了好半天,才理解他的意思,「噢……这样也行……」

 

在删掉他前,我又看了眼他的头像照片:戴着一副细框眼镜,笑眼弯弯,天真的模样。

 

我见过一些ID后面特别缀着字母S,开始不明白什么意思,有一天忽然明白过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字母圈啊!身为一枚普通群众,我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些圈内人士,直到某一天我无意间和其中一位聊了起来。

 

他并没有在ID里标明自己的身份,聊了一会儿才说到自己是一名S。我好奇地问他,是怎么入圈的啊?

 

「有一次喝多了,用手机聊天,遇见了一位姐姐。她教会了我。」

 

「你很享受这个新身份吗?」

 

「享受的。」

 

「玩过这么刺激的游戏,就很难回到正常的关系当中了吧?」

 

「不仅仅是刺激而已,这是性与灵魂的艺术啊。里面有疼痛控制、绳缚技术、情境表演、情感操纵、羞耻感性快感恐惧感的交织,全方位的东西。就像你看过了3D电影『阿凡达』,再看原来的2D大片,感觉会一样吗,维度不一样了啊!」

 

哇塞,简直为自己的粗浅鄙陋而感到自卑,我千真万确是一个无知的家伙!

 

还有一次,我和一男孩聊天,他开门见山问我是否已婚?我的回答令他有些失望,可能看我的年纪以为会是已婚人士吧。

 

说明一下,在这个地方,已婚女性某种程度上比单身姑娘更受欢迎,我听到的名句是:「只进入身体,不进入生活。」许多人害怕一夜激情之后,对方问能不能交往――已婚女性就不会有这种问题,轻松方便。

 

开始我以为他在找一段完全不用负责任的性关系,聊了几句后发现,他的探宝目标其实是——「我在想,会不会有一对夫妇,他们需要一个年轻小伙子加入他们。你说会有这样的夫妇吗?」

 

我大笑,告诉他:「是的,会有的,因为我遇见过!」

 

我确实遇见过。

 

我划过一个姑娘,因为她的照片又美又酷,我想给她点个赞。出乎意料的是,她回划了。

 

她主动向我打招呼,和我攀谈起来。互相称赞之后,她问我:「姐姐,你对三人行有兴趣吗?」

 

我有点懵:「你是想邀请我加入吗?」

 

「是的,我和我男友想找一个人一起。」

 

缓了10秒钟的神,我才回复她:「妹妹,这是你想要的,还是你男朋友想要的?」

 

「这是我俩都想要的,姐姐你可以接受吗?」

 

「对不起,这个超出我接受范围呢。」

 

「那好吧,打扰啦,再见。」――下一秒,她就解除了配对,干脆利落。

 

和同性的交流竟是以如此的形式,我始料未及。更奇妙的一次是,我通过一个男孩得知了另一个同性的故事:

 

那个男孩PO出了自己在健身房的照片,倒三角的身型很是养眼,他的目标很直接:姐姐型的床伴——某一刻他很让我动心,但小伙儿挺诚实,告诉我他有女友,我只好放弃。

 

不过他对我谈起在健身房遇到的一个姐姐,十分潇洒:

 

她是某公司高管,四十岁左右,离异,独自抚养孩子,孩子已经上了大学;长期健身,身材和气质看上去都不像中年女人,其爱好就是在健身房里捕猎小鲜肉,并且不会在某一人身上停留太久,要不停换新对象。从不掩饰自己的喜好和需求,称得上散朗脱略,有林下之风。

 

她让我想起了「欲望都市」里的萨曼莎。同为单身女性,我自问做不到如此洒脱。



 

不过,在这里人与人之间也不仅仅是谈论性。如果你真的把它当成一款普通的社交软件,那它也可以是普通的社交软件。

 

尽管大多数的人确定了我对他的邀约并无兴趣之后,就不会在我身上多浪费一分钟时间,转头去找下一个对象;可还是会有些人愿意单纯地聊聊天。

 

比如一位刀具收藏与英国史的痴迷爱好者,从头到尾,他一直与我聊各类型刀具的美妙之处,顶级军刀的物有所值;还有,玫瑰战争的波澜壮阔……我本来一直在等着他如何转换到约这个话题上,谁知道,到最后也没等到。

 

拜他所赐,几个月后,我这个宅女基本掌握了户外刀、军用刀的分类,也了解了玫瑰战争和「权力的游戏」中情节的对应关系。

 

他最近咬牙收藏了一把MAD DOG:「姐,你看这个图,给个价吧!」

 

我看着图中一把精光四射的匕首,胡乱猜道:「一万二?」

 

「两万七!超值!我直接砍到代理价,MAD DOG啊,全球最强的战术直刀品牌!」

 

面对如此直男的话题,我除了抚额擦汗外,只能回答:恭喜恭喜,开心就好。――讲真,我觉得就算是他正牌女友,也未必有如此好的耐心,听他滔滔不绝科普刀具。

 

这也许就是他必须在社交软件上逮着别人狂聊的原因吧——现实生活里没有异性爱听他叨叨这些。

 

比如一位电影制片人,每天的工作就是周旋于美国、香港和大陆的资本之间,拿项目套钱,他喜欢和我这个圈外人聊业内的八卦与吐槽:

 

「我这工作全是剧本大纲和嘴皮子,和互联网创业人拿PPT扎VC的钱没什么区别,还可以低买高卖——把电影项目买进来,价钱翻一番再转手给下家,跟炒股票似的!」

 

「最近某某某在谈一个网剧项目,共八十集,每集成本1600万!一套网剧要花掉十二个亿,你敢信?」——某某某是国内某位只拍电影、从没有拍过电视剧的一线女星。

 

还有某位「惯拍垃圾爱情片的导演」,去年一气签了十部电影的监制约,每部一千万!「匪夷所思吧,拍的东西啥也不是,但就是有行情!」

 

还有最近因绯色事件上了新闻头条的某文艺导演,是圈内公认的玩女人玩得狠的家伙,怎么叫玩得狠?「不挑食,来者不拒!」

 

总之,这个行业极其浮夸,「啥都缺,人才、技术、创作自由,就是不缺能吹牛×的!」

 

他请我吃过一顿饭,人极瘦,我疑心他是否嗑药,但他说没那毛病,全是工作累的;他烟瘾大,一支接一支,抽的是自己手卷的烟丝,出于好奇我尝试了一下,劲头大得吓人,抽完一支会「醉」。他对我没有别的目的,主要是「聊得投契」,承他青眼,认为我有一定的艺术品味。

 

还有一位卖酒的老板,喜欢叨叨生意经:

 

「姐,卖酒可是暴利啊,你看广告打得铺天盖地的,除了酒就是车,为啥,暴利啊!」

 

「我做的不是五粮液茅台,我做的是给老百姓喝的酒,纯高粱酒,比二锅头贵点儿,比品牌酒可便宜多了,老百姓也不能总喝二锅头吧。」

 

「我在北京的小区里卖酒,做街坊生意,都是回头客,酒品质得好,不带蒙人的,一开始搞点活动,半卖半送,等街坊们喝惯了我这口儿,行了,躺着收钱吧!」

 

「姐,您别看我年轻,我现在也好几百万身家了,我初中毕业,家里是河北的农民,没钱没权没文化,就靠个胆大,我要是不放手一搏,以后还不得给人欺负死啊。」

 

他鼓励我创业,上居民区里开干洗店,「连机器带房租,二十万的本,干一年就回来了。」

 

在他眼里,中国社会分层,最上面是当官的,然后是老板,最后是老百姓,「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你不往上走,就等着被别人踩死!」他似乎以前被不公义地对待过,如今无比信奉丛林法则,弱肉强食。

 

最特别的是一位做金融的小伙子,他自称性瘾患者,生活中必须有源源不断的新鲜肉体供应,不然简直就活不下去,解决办法是谈恋爱、约炮,还有嫖:

 

「香港的一楼一凤,杭州的油压全套,日本的女友式服务,韩国的手枪店,北京的外围女,都试过,性价比最高的是一楼一凤,几百港币,啥都行,最不划算的是外围女,贵的没边了,最厉害的是韩国的手枪店,哇,韩国大姐厉害,手法牛叉,有那么一刻,我感觉要死在那儿了。」

 

「我做征信业务的,弄好了一年挣不少,但是我存不下什么钱,我这爱好太费了,但是不弄吧我怕有一天熬不住了去犯罪,痛苦着呢!」

 

「有一句话形容我特别准确,欲望的奴隶。姐,我就是欲望的奴隶啊!」

 

他跟我聊他遇到过的「名器」「极品」,这些话题都十分露骨,夹杂着大量脏话和对女性的物化歧视,一般女的估计听不下去,所以他十分重视我这个聊天对象。

 

而我之所以听下去,是因为感觉到他对话中流露出的哀伤情绪,令我相信他是个病人。

 

此外还有律师、保险代理人、医生、美发师……他们在深夜回家的路上,手机上随便划一个人,没头没脑地说着自己谋生的辛苦,没有调情也没有暧昧,快到家了就道一句晚安,相忘于江湖。

 

我想,我们的共同点是孤独,渴望被倾听,被理解,被安慰,即便只是个陌生人。



 

我要承认,身为女性,这个APP用得太久,会产生一些错觉:会以为自己是极富有魅力的――甜言蜜语扑面而来,男性的追捧无处不在;以为自己是可以无限选择下去的――没有穷尽的对象让人感觉像逛淘宝,手指划一划,就是琳琅满目的新人;会对于异性越来越缺乏信任感――看到了太多的不忠、偷吃、滥交。

 

就在我想要卸载这个APP,摆脱这种种错觉时,我遇见了一个人:

 

他的照片是黑白色调的,模样端正,27岁,签名是:乍见之欢不如久处不厌。为了这句签名,我右划了他,匹配成功。

 

最开始我们聊得也不热络,有一搭无一搭地说些有的没的。他的态度一直很温和,和我一样,有保留,但没有虚饰。几次聊天之后,我们加了微信,继续慢悠悠聊了下去。

 

他是个诗歌爱好者,自己也写诗,从他那儿,我了解到许多写得很漂亮的当代诗歌,比如这首:

 

是枝条压痛了花朵。是三月

使我的剑身修长,马匹病弱

是我,梨花树下停留了片刻

在这飞花近身的一天

看自己心爱的人江湖落魄

 

我想我会一辈子记得这首诗。

 

我们小心翼翼又不动声色地传达出某些信息:他没有女友,好,我也没有男友;他觉得在这个APP上找恋爱对象不大靠谱,好,我也觉得不大靠谱;他独居,我也独居;你是在找一个固定的伴吗?好,我也是。

 

我们可以信任彼此吗?

 

不如见面吧。

 

现在,我们已经在一起八个月了,有时我会去他那里,有时他会来我这里,我们是在正式交往吗?对这点我们小心地不去触碰。我们相处得很舒服,偶尔也会有些争执,但很快会打住,因为觉得不能以恋人的身份去要求对方什么。

 

未来会怎样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想要一位固定的Sex Partner,我现在已经找到了。对我们来说,这样一位Partner,是不是就是彼此的伴侣――伴侣这个词,到底要怎样去定义?

 

一位单身女性在约会交友软件上能遇见什么?我遇见了想找的那个人,和新的问题。



 

我曾为自己使用这个APP而羞愧过,觉得自己太轻佻、有点犯蠢。

 

在我结识了一些朋友、听过了许多心声后,渐渐明白过来:只要放开怀抱,不拘形式,一切关系都是有可能发生的。即使在一个「以约为主」的APP上,友情、恋情依然有可能发生。人,始终是情感动物。

 

而只要能与其他人发生联系,无论是何种联系,或深或浅,总归是积极的。证明我愿意去接触不同的人,没有将自己紧紧闭上,对于世界、对于他人,仍抱有善意的期待和好奇。

 

以上。



陈凯歌东野圭吾青岛姑娘百子湾

五道口高铁姨妈护理清华校花UFC

傻老外发型假鞋新垣结衣旗袍



图片均转自网络

欢迎关注「杜绍斐」ID:shaofeidu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