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在交友软件上约到的女神,没想到竟是……

西瓜书屋2019-05-14 13:36:10

冀北平原,秋风阵阵。

“咚!”

半个拳头大的桃子坠下,摘桃工王寡妇急忙伸手去接。

桃子穿过她的手指,顺着胸脯,慢悠悠滚到她脚下。

桃子完好落地。

只听“嘭!”的一声,王寡妇的衬衫被桃子砸掉了扭扣。

“啊!”王寡妇一阵手忙脚乱,慌乱间,又抓掉一颗扭扣。

一片白花花泛着蜜色的肌肤,暴露在阳光下。

她赶紧朝四下看了看,见没有人注意她,双手交叠捂着胸口,飞快地穿过桃林,朝家的方向跑去。

直到人影消失不见,一个二十出头,面容清秀,身材高瘦的青年,才从树杈上跳了下来。

“哇!大桃!”

钱多多边啃着自产的土桃,边评判着大小,嘴里的桃核顺着舌头根往喉咙里滑,竟没有发觉。

直到喉咙一痛,苦涩的桃核味道从味蕾传递到脑神经,呼吸困难,他才意识到大祸临头。

桃核卡在嗓子眼,不上不下,钱多多赶紧用手去抠。

可这个桃核像是在玩他,圆滚滚的还能活动,可就是不从嗓子眼里滚出来。

抠了两分钟,钱多多已经出气多进气少,脸色发青,两眼翻白。

死到临头,也顾不得会伤到嗓子,两根手指全部伸进嘴里,挤进嗓子眼。

喉咙塞得快胀破了,一股血腥味传进鼻腔,钱多多吃痛,鼻子发酸,眼泪差点飙出来。

好他的血泪没有白费,桃核被生硬的拽了出来。

钱多多恨恨地瞪着手里直径五公分的沾血圆核,很惊悚。

“我靠,这么大!”钱多多将血抹了抹,更惊悚的事发生了。

这并不是桃核,而是一颗黄褐色的圆珠,外面光滑,没有桃核该有的纹理,放在阳光下能出黄色的微光,很漂亮,像颗——大码弹珠。

“可我刚刚明明吃的是桃子啊!”钱多多挠着头,一脸困惑。

他吃了二十二年的桃子,第一次吃出弹珠,很惊悚诡异的同时,又觉得自己撞大运了。

就像小时候玩的彩蛋,吃完苦涩的巧克力后发现中了头等奖,又苦又甜让他不能骂娘一样。

拿着珠子把玩了一会儿,发现它除了在日光下发微光,并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不会发热不会释放冷气,他握着珠子,也没有脑海精光一现,或任督二脉被打通的感受。

“会不会是七龙珠?”钱多多灵光一闪,抓过桃枝又摘下一颗桃子。

结果,最惊悚诡异的事发生了。

桃子没吃到嘴里,就烂在了手里。

“我靠!”钱多多两眼瞪直。

超乎认知的事情就这样生灵活现的发生在眼前,他得缓缓。

明明桃子刚摘下来还是水灵灵的,不采取措施放进仓库,三天也不会坏的桃子,竟然一瞬间就从心里烂到表皮。

抓着一手烂乎乎发着酸臭味儿的桃泥,钱多多笑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一定是珠子引起的。

钱多多一脸兴奋的将桃泥丢下树去,将看不清模样的桃核往白衬衫上抹了抹,哈哈笑着,等着收集第二颗‘龙珠’。

结果张开手,掌心中平躺着一颗平常无奇的桃核。

钱多多没灰心,抓起筐里的桃子,继续抽奖。

桃子一个个的烂掉……

当王寡妇换好衣服返回,就看到桃园小老板蹲下树下,他那一身雪白的衬衫,和天蓝色的牛仔裤,沾满黄褐色的汁肉,像极了从便坑里捞出来似的。

他正围着一筐烂透的桃子嘴里念念叨叨,神似疯魔。

“坏啦!小老板急疯啦!”

“二婶五婶,快来帮忙!”

……

钱多多觉得他快想钱想疯了。

起早贪黑、披星戴月的往县城里拉桃子,结果一亩地只卖了三千块。

如何利用两亩桃林,一年挣到五万块,完成与爷爷的赌注,拿到百万创业资金?

这是他一周以来,每时每刻都在思考的问题。

将桃园完善利用,分几拨种菜种豆子,再搞点家禽养殖,一地多用是个办法。

可向村长一打听,这里的盐碱地收成很低,施肥效果不好,种什么都不会高产。

低价出租都没老板承包,因为钱投进去就是打水漂。

如今村里人撒泡尿都要往地里跑,就是想把土地养好。

至于养殖业更是异想天开,没技术没经验,等着被埋。

越穷越穷,路多年不翻修,距离县城太远,没商户上门收购,商业不发达,果疏拉出去卖成果太高。

桃花村的十里桃花,如今就只有村东钱家老宅还有两亩桃树,其他全筏了当柴烧了。

钱多多就快熬不住投降认输,承认自己无能,不够创业资格。

这时天降异珠,给予希望又以失望告终,打击加倍。

“老天爷,连你都玩我!”钱多多朝天怒吼。

“唉哟,小老板啊,你别着急,钱慢慢挣总会有的,这桃子烂就烂了,咱救也救不回来。”王寡妇急得要哭。

“小老板啊,你看看俺,俺王莲早年死了父母,结婚死了男人,村里好多人都说俺是扫把星,就差戳俺脊梁骨了,俺不是还活得好好的。你为这一筐桃钱想不开,值不得啊。”

“不值?”钱多多眉毛动了。

两个大婶面色一喜,有反应就有救。

王寡妇真哭了:“不值啊!你还年轻着呐。再说,钱老爷子只是让你到乡下来锻炼,听说你爸你爷当年都种过地,他一定会让你回去的,你可得坚持住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说得容易……不过我承受力这么差,确实该锻炼。”钱多多甩甩手,站了起来。

决定了,他要和爷爷死磕到底。

有钱建村学,没钱让我创业?

根本就是瞧不起我!

不就是钱嘛,你能挣我也能挣!

用不着你掏腰包!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看到钱多多变得神采奕奕,斗志激昂,王寡妇高兴得直抹泪。

钱多多突然上前一步抱住王寡妇,感激道:“谢谢王姐开导,不然我就废了。”

钱多多毫不怀疑,若不是王寡妇说的话说到他心坎上,拉回他的神智,他估计真得疯掉。

钱多多是真的感激,抱着王寡妇不松手,脑袋还埋在她胸口无意识地蹭了蹭。

好软好香,让他留恋,舍不得抬头面对现实的一切。

王莲身体僵住。

七年了。

自从她二十岁死了老公,七年来没让任何男人碰过她一下。

今天被钱多多抱了个满怀,还被占了便宜,她却没有被隔壁村李光棍,偷窥她洗澡时的厌恶和憎恨,反倒心生怜悯同情。

小老板也是个好心的可怜人。

她儿子上树偷桃子吃,小老板发现不打不骂,反倒拿零食给儿子吃。

而这样善心的小老板,却被爷爷发配到乡下来打理桃园。

这要是有父母在,怎么舍得哟。

反正她舍不得自己的儿子在土里刨食,担惊受怕。

王莲因为这丝泛滥母爱,没推开钱多多。

钱多多在她怀里使劲拱了拱,呼吸间,有如炬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抬起头,就看到两位掐他人中的中年大婶,对他怒目而视。

钱多多看向被蹭得扭扣再次崩落的王莲,白花花的一片十分辣眼。

他惊呼一声,急忙道歉:“王大姐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把你当成我没见过面的老妈了。”

“没关系。”王莲淡淡的看了眼面色鄙夷的两位大婶,面不改色,慢悠悠的将头巾解下系在脖子上。

只有钱多多离得近,看得到她双手在打颤,系头巾时打了三个扣才系好。

“好了,留下这筐烂桃子,好的桃子搬回仓库。”钱多多拍拍手,鼓动大家动起来,“剩下这棵桃树,留给我自己摘。只是明早还得开车送桃子,得麻烦王姐起个大早帮忙抬筐。”

“抬筐轻便,不麻烦,可摘桃……小老板你能行?”王莲关切问道:“你不是不会摘桃子吗?”

钱多多很尴尬,人就是猴变的,生下来就自带摘桃技能,何况他还是个男人。

“我……我最近是……水土不服,才没劳动。现在我想开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钱多多梗着脖子逞强。

王莲偷笑,“那晚饭……”

“还有劳王大姐多添我一双筷子。”钱多多马上一脸谄媚的笑。

“只添筷子不要碗吗,小老板你要拿手抓着吃?”王莲眉目间一扫往日阴郁,歪头一笑,娇媚的容颜更加美丽动人。

旁边两个中年大婶的目光,在谈笑的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后,互相使了个眼色,面色突然变得阴郁。

王寡妇和男人谈笑?

那还了得!

对于两位大婶的突然变脸,钱多多没有多想。

女人嘛,尤其更年期妇女,每月总有那么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