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上古小讲堂:商汤灭夏

天哲书院2019-05-14 13:03:03



商国崛起


商族兴起于黄河下游,在河南、山东一带,其名的由来处商邑,大约就是现在的商丘。商部落的畜牧业发展得非常快,在成汤的时候,农业、手工业也飞速发展,论国力已经超过了夏国。这时候成汤还有两个非常得力的帮手,一个是咱们前面说过的伊尹,一个叫仲虺,伊尹是右相,仲虺为左相。


汤不同于桀,是非常注重贤才的,伊尹本来是有莘国的奴隶,自身属于有莘王的财产,是不能自主活动的,商汤最开始听说伊尹很有才华,去要人的时候,遭到了有莘王的拒绝。后来还是娶了有莘国的女子,伊尹才被当作陪嫁奴隶送给了汤。

有伊尹和仲虺的帮助,汤是如虎添翼,在进攻夏国之前,先把周边的葛、韦、顾、昆吾等夏朝属国全部击败,“十一征而无敌于天下”,把夏国战略包围了起来。


起兵伐夏


眼看着要进行最后的决战了,商汤也没有贸然发动攻击,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夏朝虽然看似国力已经衰弱到极点,谁也不知道在濒临灭亡的时候会爆发出什么样的力量。


于是伊尹给汤出了个主意,让他先停止向夏桀纳贡,这个时候本就暴虐无比的夏桀立刻就调动兵马要去攻打商国,九夷之师也响应了夏桀的号召。九夷,就是东夷各国,这也是一股不能忽视的力量,汤见九夷听从夏桀的号令,知道现在夏国的实力还不够衰弱,于是便又开始纳贡,把夏桀稳了下来,静静等待着机会。


等到后来关龙逄被杀之后,夏桀更加变本加厉,导致众叛亲离,汤和伊尹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便又停止纳贡,夏桀果然再次召集兵马要来讨伐商国,只是这一次,九夷并没有响应号召,并且有緍氏还公开起兵反抗,这时候天下诸侯已经没有人听从夏桀的指挥,商汤见状,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于是果断下令起兵,很快就灭亡了夏国,建立了新的政权,并给姒履癸追加了“桀”的恶谥。





“先入关中者为王”,怎样忽悠住了刘邦?

“先入关中者为王”

怎样忽悠住了刘邦?



当项羽志在必得地带领大军向关中开进,居然在函谷关遭遇抵抗。

项羽对遇到抵抗是有心理准备的。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函谷关和他叫板,阻他前进的竟然是曾经和他搭过班子的亲密战友——刘季。

刘季重兵镇守函谷关的目的只有一个,他要独占灭亡秦帝国的巨大荣誉,他要据守关中,拒绝和人分享。

各位兄弟,现在打烊,非请莫入,下次请早。




当项羽和宋义在安阳(山东省曹县)窝里斗,部队驻扎不前的时候;当项羽带领大军在巨鹿城外砸锅卖铁,和章邯、王离玩命的时候;当项羽大战过后,休整队伍,整编人马的时候;当项羽软硬兼施招降章邯的时候,刘季一点也没耽搁时间,他按照楚怀王芈心的战略部署,一路高歌,在关中地区攻城掠地。


公元21世纪,股神沃伦•巴菲特在总结他投机成功的经验时说:当别人贪婪的时候要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要贪婪。

这话提示我们,掌握逆向思维是多么重要啊!

在大家畏秦如虎,不敢向秦国本土发起进攻时,只有不知死活的刘季闯入关中,令人大跌落眼镜的是,这个来自乡下的无赖却最终成功收官,变成了秦帝国的终结者。


刘季成功了。

总结其成功经验,我们要说:一个成功男人的脚下一定垫着另一个男人。

正是由于项羽成功牵制并消灭了帝国主力兵团,才使得刘季的成功变得如此平淡而轻松。

套用眼下收藏界流行的术语,刘季小子命好,捡了一个天大的漏。




好吧,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刘季连滚带爬,跌跌撞撞走过的辉煌历程。

公元前207年10月,五十岁的刘季接受楚怀王芈心命令,由彭城(江苏省徐州市)发兵西进,目标是咸阳(秦帝国首都,陕西省咸阳市)。

我们曾经领略过项羽天才的军事指挥才能,与之对比,刘季的打仗水平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山寨。

刘季好像没啥战略思想,如果非要归纳,那就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绕。

所以,我在观察刘季部队的进攻路线时发现,他总是瞻忽在左,瞻忽在右,绕着圈子前进,不是模特的猫步,更像舞者跳的探戈。


赵丽蓉老师说过,探戈就是趟着走,三步两步一呀一回头。

2月,进攻昌邑(山东省金江县东北),不胜,绕,西进经过高阳(河南省杞县西南)。

3月,进攻开封(河南省开封县西南),不胜,绕,西进白马(河南省滑县)。

这一段路程,刘季走得乏善可陈,似乎不值一提。其实不然。

在混沌学理论中,有蝴蝶效应之说,对这效应最常见的阐述是:一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在昌邑(山东省金江县东北)和高阳(河南省杞县西南),有两个人加入了刘季兵团。

有人加入部队和有人当逃兵在兵荒马乱的时代都是极小的事。

他们的入局将对刘季将来夺取天下产生巨大的影响。



 

继续谈蝴蝶效应。

刘季大军行进到昌邑(山东省金乡县西北)时遇到了一伙强盗,强盗组织约一千余人,强盗头子名叫彭越。

刘季率领的是反政府武装,彭越刚好也是政府清剿对像。这对难兄难弟一见如故,相见甚欢,谈到高兴处,彭越当即向刘季表态,俺自此跟刘季老大混了。

他是第一只蝴蝶。


让我们了解一下彭越。

彭越,字仲,不用说,和孔夫子排行一样,彭老二。

彭老二是苦出身,从小没念过书,长大了不认识字,或许是家传的,或许是自己琢磨的,总之他掌握了一项生存技能:打渔。

本着专业对口的原则,彭老二成人后的第一个岗位是渔夫。他常在钜野(山东省巨野县)附近的湖里打渔。

不知什么缘故,有一天,彭老二突然对打渔产生了厌倦,于是跳槽改行,他选择了一项比较扯淡的工作:强盗。

放着好好的渔夫不做却要当强盗,可见彭越的确不是善类。

彭越做强盗好像非常成功,在周边的强盗圈子里颇负盛名,当时正值陈胜、项梁之流扯旗造反抗秦,于是周边的无良少年都来投奔彭越,大家的意见是,现在天下大乱,正好混水摸鱼。

彭老二渔夫出身,对摸鱼最有心得,他告诉大家,现在水还没完全被搞混,造反派和保皇派谁胜谁负尚在未知之间,摸鱼不是时候,再等等(两龙方斗,且待之)。

据此,我们可以看出彭越是个愿意并且善于思考的人,他小心谨慎,并不冲动。




又过了一年,水基本上被搞浑得差不多了,地球人都看出来本届政府快顶不住了,于是又有一百多号少年犯相约来找彭越,要求他老人家带队造反,彭越苦苦推辞未果,便和大家约定,带领大家造反可以,明早太阳一出就集合开会,不准迟到,谁迟到砍谁。

从以上的表现,彭越很有点像当年被胁迫造反的陈婴,主观上不愿牵头闹事。

其实不然,彭越绝对不是老好人陈婴,他即将露出峥嵘。

这也不怪大家,毕竟大家都是无赖混混,素来无政府无组织,不知打卡考勤为何物。

最夸张的是最后到的一位,日出开会,他老兄直睡到日中方才到场,我分析,他可能自备餐具,准备来参加免费会议聚餐。


彭越看看人到齐了,开始发话:俺岁数最大,你们非要俺老家伙当首领,那是瞧得起俺。既然让俺当头就得听俺的,按昨天的约定,迟到的砍头,这么多人就不集体砍头了,砍最后来赶午饭的那位幸运观众吧。

彭越命令左右将最迟到的仁兄拉出去砍头。

无赖们嬉皮笑脸地插科打诨,说这小子不懂规矩,批评教育一下,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直到血淋淋的人头端上了桌子,大家才大惊失色,老好人彭越原来心狠手黑,他在玩儿真的!

一万句思想工作不如一次严格的考核。

彭越成功地借人头立威。自此,大家在心理上对彭老二由衷畏惧。

号令属下,莫敢不从。

之后,彭越招集周边的土匪强盗,散兵游勇,队伍发展到一千人之众。

跟随刘季后,彭越会同刘季共同攻打昌邑(山东省金乡县西北),未能攻下,于是刘季大军向西部的高阳(河南省杞县西南)开进。

值得说的是,按照刘季的部署,彭越留在了原地,走自我发展壮大之路。

分手时,刘季和彭越约定:待到春风传佳讯,我们再相逢!

按下彭越不表,彭老二将在稍后的演出中扮演比较重要角色,但根据剧情的需要,他还要沉寂一些时日。




刘季兵团继续西进,经过高阳(河南省杞县)乡,就在此地稍作休整。

高阳(河南杞县)是一个很奇怪的地方,盛产乱世中的人才。据说,九百年后,在“安史之乱”中一边吃老婆一边死守睢阳(今河南商丘睢阳县)的张巡;一千八百年后,被老婆拖下水投靠流寇李自成造反的李岩都出自杞县。现在,即将出场的这人物叫郦食其(读音:异基)。

郦食其像老汉范增一样,出场时已经是个白胡子老头(年六十余)。

据司马迁先生说,郦食其天生好学(好读书),可惜生不逢时,他赶上了一届提倡“读书无用论”的政府,于是,郦食其如同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也读过书,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


郦先生的智商显然比孔乙己高许多档次,他及时随风转舵,甩掉了读书人的架子,在乡里谋了一项公职:里监门吏。

“里监门吏”到底是干啥的我也没弄明白,大家只要清楚一点就行了,这职务如同《西游记》中玉皇大帝封孙悟空当的“弼马温”一样“只唤做未入流”。

未入流的乡镇干部郦食其好喝酒,他经常把自己弄得烂醉,然后醉眼迷离地胡言乱语,评点人物。

时逢天下大乱,高阳地处中原要冲,来往的小军阀大混混并不算少,然而在郦食其看来,这些都不过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浅碟子,拘于细节,眼光短浅,难成大器。

直到刘季率部途经高阳,郦老师发出感叹:据俺观察,刘季虽然待人傲慢,然而眼界宽阔,办大事不糊涂,是值得我追随的人(《史记•郦生陆贾列传》:吾闻沛公慢而易人,多大略,此真吾所愿从游)。


郦食其随即要求他的老乡,现为刘季麾下的一名骑士为他向刘季引见。

骑士老乡对郦食其很负责任,他对郦老师说,您老是读书人,可领袖刘季最讨厌读书人,他的光辉事迹是,有一次把一个来访儒生的帽子抢过来,公然在其中小便,而且他老人家出口成脏,逮谁骂谁,您要见他,千万别说自己是读书人。

郦食其说,谁说爷是书生?你告诉刘季,我老人家六十多岁了,身高八尺(折合现代尺寸约一百八十五公分,比刘季约高五公分),全村都说俺神经不正常,俺自己认为俺十分正常。

这是一个奇怪的自我介绍,刘季听得大感兴趣,他很快召见郦食其。




见郦食其时,刘季很忙,他忙着接受洗脚服务,他做的一定是最贵的钟。据司马迁先生考据,当时竟然有两个小姐在为他服务——这老流氓确实是个很会享受的家伙。

这对于郦食其老师是很不礼貌的。

郦食其也没客气,他质问刘季:你是要帮助秦帝国剿灭各国,还是打算帮助各国消灭秦帝国?

这话问得很无礼,刘季很恼火,他把洗脚水踩得啪啪响(谨向为刘季洗脚的两位小姐致以巨大同情)。

刘季决定开骂:你这酸货,天下都受够了秦帝国暴政,所以各国都起兵反抗,你他娘地胡扯什么?

郦食其并不惊恐:既然要聚集义军讨伐无道,哪能这样会见长者?

郦老师的胆量和气势刘季很佩服,刘季是爽快人,当即停止洗脚,更换礼服,按照礼节请郦食其上座,表示愿意聆听郦先生的意见。

郦老师开始讲故事,根据因材施教的法则,他向刘季讲起战国时代各国合纵连横、风云变换、波澜壮阔的那一段往事。

必须承认,郦食其老师很有说评书的天赋,他把故事讲得既有针对性又有趣味性,刘季闻所未闻,大呼过瘾,于是提升接待规格,请郦老师喝酒。

酒过三巡,郦食其向刘季贡献计策,他说:依你现下这群不过万人的乌合之众,去进攻秦帝国本土,等于送羊入虎口,现下当务之急是进攻陈留(河南省开封市东南),陈留地势险要,城内粮草丰富,正可作为下步进攻的基地。俺和陈留县令是哥们儿,我去劝他投降,如果他不投降,我就在城中干掉他,作为内应。

在郦食其的精心策划下,刘季军团顺利占领陈留。


通过这件事,刘季想通了一个道理:胜利原来可以这么简单,成功原来有时不需要杀戮,读书人原来还是有用的。

刘季随后封郦食其为广野君,郦食其的主要任务就是发挥他外交优势,联络各国,形成抗秦统一阵线。

需要提一下的是,郦食其的弟弟郦商随即带领四千人的队伍归附刘季,郦商同他头脑发达的老哥的区别在于,他四肢同样发达,作战骁勇,他将成为刘季身边最得力的将领。




交友须带三分侠气 作人要存一点素心


人活着总要有点精神,有些生气。生气凛然之人总是让人眼前一亮,终日无精打采,一副厌世模样,不徒自己活着没劲儿,别人看来也是避之惟恐不及。古人云“交友须带三分侠气”,看重的就是身上透露出来的生气、活力,与这样的人为友,生活自然更增滋味。“作人要存一点素心”,心中还需绝假纯真、见素抱朴。

《世说新语》载庾道季云:“廉颇、蔺相如虽千载上死人,懔懔恒如有生气。曹蜍、李志虽见在,厌厌如九泉下人。人皆如此,便可结绳而治,但恐狐狸貒貉啖尽。”从庾道季对古人廉颇、蔺相如和时人曹蜍、李志的品评中,可见人有生气之重要,也可见当时的社会风气看重人之生气。廉颇、蔺相如虽然已经死了千年以上,可是他们留给后人的印象依旧是那么鲜活生动,虽死犹生。

而当时的曹蜍、李志等人虽然还活着,却毫无生气,精神萎靡不振,虽生犹死。人如果都像他们那样活着的话,那就天下无事,可以结绳而治了,不过这样恐怕人类也早就被野兽吃光了。

如果让我们从这两种人中选择一类做朋友,我想大家应该都不愿意与“厌厌如九泉下人”交朋友吧。缺少侠气,蔺相如不能面叱秦王,辱其群臣,为赵国挽回颜面。蔺相如完璧归赵之勇气与智慧自不用说,在廉颇百般刁难之时犹能“先国家之急而后私仇”,即非常人所能为。而廉颇也非冥顽不灵之老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后能够负荆请罪,“卒相与欢,为刎颈之交”,亦是大将风度。二人若无一点真心,焉能重归于好,一同为国效力。

提起友谊,常用管鲍之交来形容。但我们细看其交往,感觉在一般人看来,朋友都不一定做的成,何况是至交。管仲曾自述与鲍叔牙之交往:“吾始困时,尝与鲍叔贾,分财利多自与,鲍叔不以我为贪,知我贫也。吾尝为鲍叔谋事而更穷困,鲍叔不以我为愚,知时有利不利也。吾尝三仕三见逐于君,鲍叔不以我为不肖,知我不遭时。吾尝三战三走,鲍叔不以我怯,知我有老母也。”

倘若鲍叔牙也是利益熏心的势利之人,斤斤计较于一己得失,见人失势落魄便冷眼待人,管仲就不会发出“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子”的感慨。其中缘故,无非是以真心相待,抱着理解之同情的态度,这才是素心人的忧乐相亲。

有侠气方有生气,有素心方才纯真。有生气则生活有味,其人可交;有真心则待人不虚,人为真人。有真气,有素心,方不甘居下流,苟合于世,才不失赤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