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土豪花45万元征婚,却遇上“卖淫女”!“'世纪佳缘'结的是什么缘?”

武汉晚报2022-06-21 12:26:43
武 汉 晚 报 · 为 百 姓 谋 利 益

搜索微信公众号:whwb82333333


————【读者来信】————

《武汉晚报》编辑部:


您好!


我是一位单身男青年,两年内,总共交了45万元中介服务费,在上海花千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报名征婚,在与该公司所属的“世纪佳缘”签订了“红娘服务合同”后,先后见了21名女子。奇怪的是,这些女子当中难得有不要我花钱的,有的见面就要我买了3万元面膜,有的要求买不低于200万的房子,有的借走了10万元做生意。更让人气愤的是,该公司给我介绍的女子中竟还有卖淫女!
在缴纳服务费时,该公司员工信誓旦旦让我放心,说她们和这些女孩很熟,很了解,像我这样的会员,会找到如意女孩的。但现在,我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恳请报社帮我讨一个公道,也希望想征婚的人不要再像我一样上当了。


武汉读者 小杰(化名)
2015年3月6日


————【记者调查】————


收到这封读者来信,记者感到匪夷所思。虽说婚介行业难免鱼目混珠,恋爱之中也会有些钱物往来,但小杰的经历也似乎太离谱了。45万元的征婚中介费是怎么收的?和女会员见个面,怎么会花那么多钱?失足女真的掺和进来了吗?为此,武汉晚报记者展开了调查。




01
连续交钱

期待找到梦中女孩


小杰,今年33岁,武汉某公司主管。3月9日下午,武汉晚报记者与他见面,身高1米72的小杰给人留下的第一印象是穿着时尚、长相帅气。


小杰向记者讲述了自己两年来的征婚经历。


和相恋8年的女朋友分手后,小杰很是郁闷。2012年5月,在好友推荐下,他在网上找到上海花千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属的“世纪佳缘交友网”,又找到其武汉分公司。


2012年7月31日,在位于武昌武珞路456号新时代商务中心主楼3308室的“世纪佳缘”,一名叫熊娟的女士和另一位黄女士,在贵宾室接待了小杰。得知小杰寻找的对象为“性格温柔,有良好的家庭素养,身材特别匀称,皮肤特别白”后,熊娟满口答应:“我们是大公司,在全国有几千万会员,里面有很多优质女孩,没问题!”而且她还表示:“像你这样的条件,一般找到第二个女孩,就没有问题了。”


熊女士告诉小杰,武汉地区的介绍费为4万元。如果要扩大到成都、杭州等大城市,介绍费要加到12万元;如果还要扩大到北京、上海等全国范围内寻找女伴,介绍费为45万元。


得知可以找到如意伴侣,正处于感情空白期的小杰,当场交了4万元。索要发票时,熊女士回答:“我们这么大的公司,还怕不给你发票?以后给你。”


4天后,该公司“服务红娘”叶晶介绍了一位24岁的武汉女孩。在叶晶陪同下,小杰和武汉女孩一起在楚河汉街四季恋餐厅见面吃饭。觉得对方性格长相不理想,小杰告诉红娘“没感觉”。


一周后,叶晶再次介绍一位武汉女孩,称大学刚毕业,艺术专业,会跳舞。两人在硚口欢乐海鲜城见面,吃完饭后各自回家。小杰仍感到不满意。


“要不,你再交8万元,把女孩的搜索范围扩大到成都、长沙、杭州,你会满意的。”熊娟给小杰提出建议。诚心寻找女友的小杰再次刷卡8万元。


02
心存无奈

几乎见面就要买大单


5个月后,叶晶通知小杰:成都有位1989年出生的女会员,刚从新加坡留学回来,曾在选美比赛中获奖,有跳舞等艺术特长。“我看了照片后,感觉这女孩有些气质。”小杰随后来到成都和她见面。


无论谈吐还是长相,小杰对她都留下深刻印象。异地交往3个月后,在两人还没正式确定恋爱关系、更没提到结婚话题时,女孩的母亲却明确向小杰提出,要在成都购买不低于200万元的房子,还要给她女儿买一辆不低于50万元的小车。面对如此高的要求,小杰终止了与这名女孩的交往。


看到谈崩了,一周后,叶晶又推荐了一位南京女孩,据称是美国留学归来。小杰赶到南京和这位女孩见面,感觉女孩气质高雅,但心里也有一丝担心:“但愿不会和成都女孩一样啊!”他决定先试着交往一段时间。


一周后,南京女孩来到武汉。在游玩楚河汉街时,女孩看上一款面膜,便让小杰一次性购买近3万元的面膜。两人分几次才将10多个装满面膜的箱子拎到车上。接着,她又看中了一款价值3.6万元的LV箱子,点着要买。“太贵了,以后到香港去买吧。”小杰建议,女孩半天没吱声。


第二天,女孩要求小杰陪她逛武汉国际广场。她看中一款卡迪亚手表,需要20多万元。小杰再次提出以后到香港去买,便宜些。女孩脸上马上露出不高兴神情。


回到小杰安排的五星级酒店,女孩做了个SPA(美容项目),小杰为此支付了3000多元。而且,女孩在酒店看中什么就买什么,全部挂账在房费上,4天竟超过1.5万元。


“这把我当成取款机了!”眼看招架不住,小杰不得不向“服务红娘”叶晶求助,才将女孩从五星级酒店“请”出来。可女孩出来后,又在附近找一家小酒店住下。小杰只好明确告诉叶晶,不和这个女孩交往了。对方才罢休。


后来,“服务红娘”又陆续介绍女嘉宾,她们见面后,全都要求购买价值不菲的礼物。


到了这个份上,小杰产生受骗上当的感觉。他找到分公司负责人刘洁,要求退费。但刘洁劝他:“你再交33万元,在全国范围内找。全国的女孩有那么多,会有好结果的。”


小杰又缴纳33万元后,公司给他开具了发票,发票上的公章为“上海市花千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发票专用章”,这也是小杰拿到的唯一一张发票。


2013年3月,“服务红娘”叶晶介绍了一位从事服装设计的北京女孩。两人见了两次面,有一天,北京女孩子突然给小杰打来电话:“哥哥,最近做生意手紧,能不能找你借10万块钱,一定奉还!”听她十分焦急,热心快肠的小杰将10万元汇给她,对方至今一分未还。


03
惊魂一刻

相亲女孩竟是疑似失足女


“我更气愤的是,给我介绍的女孩中,居然还有卖淫女!”提起这事,小杰羞愧难当。


一次朋友聚会,大家拿出手机晒各自的女朋友。当小杰展示“世纪佳缘”介绍的女孩子W的照片时,有一位朋友脱口而出:“这女孩是个卖淫的,我在网上看到过视频。”“不可能,不可能吧?”小杰的脸唰地红了。


为了搞清真相,朋友们一起帮忙,发动网友寻找。果然,有网友传来一段不雅视频。视频很完整:一男子和一女子从进入宾馆开房,到上床发生性关系,最后男子付钱4000元。有图有音有真相,女孩的面孔清晰。


那一刻,小杰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因为,他认出视频中的女孩正是W。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小杰与提供视频的网友见了面。当着小杰的面,网友拨通小杰熟悉的W的手机号码,手机那头响起声音,小杰禁不住心里一沉:真的是她!


小杰告诉记者,有三点可以证实那个失足女是W:一是手机号码是她的;二是视频中的头像是她;三是视频中的女子裸露身体,其后背上的文身一目了然,“这个文身很大,W曾给我看过。”


气恼不已的小杰就此找到武汉分公司,要求退费。分公司负责人刘洁却说:“相亲的人,是不是卖淫的,我们不能把控,需要你自己去辨别。”并称自己服务没问题,拒绝退费。


经过多次交涉,去年5月,刘洁又表示说可以协商退20万元。几天后,上海花千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法务部一男子找到小杰称,费不能退,公司可以继续提供服务。


到去年10月,刘洁通知小杰,服务到期,已经尽到服务责任,以后不管了。


“耗掉了我两年时间,又浪费了我几十万血汗钱,最后落得一场空,‘世纪佳缘’这是结的个什么缘?”说起这些,小杰颇有些无可奈何。



————【记者登门采访遭拒】————


3月10日上午10点,武汉晚报记者与小杰一起来到武昌武珞路456号新时代商务中心主楼3308室。房间左侧,竖着一块“世纪佳缘”的牌子,房内多位女子正在打电话,记者听出多数是在预约男女嘉宾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小杰十分熟悉地走进左侧一个VIP接待间,正是在这个房间内,他先后缴纳了45万元服务费。


在记者出示证件后,分公司负责人刘洁让记者在房间等待。大约15分钟后,一名自称陈媛的女子出现在房间,她告诉记者:“我们向总部请示了,不接受采访。我们分公司没有这个权限,总公司会与你联系的。”


记者表示,只是想向她们核实一下小杰所讲述的事情是否属实,对此,刘洁回答:“总公司有规定,武汉分公司没有这个权限接受采访,我不接受采访。”


————【“有人拉横幅讨公道”】————


令记者没料到的是,刘洁随后打电话叫来写字楼的保安,称记者扰乱了她们的办公秩序。一位身着制服的保安见记者一行坐在VIP室,便对刘洁说:“他们又没打又没闹,我没有理由请他们出去。”


这位保安得知了小杰的遭遇后,不以为然地对小杰说:“这里经常扯皮,有的人比你交得还多。春节前还有人在这里拉横幅讨公道。”


在坐了20多分钟的冷板凳后,记者和小杰只好离开。小杰无奈地说:“签合同交钱时她们笑脸相迎,现在出了问题,却是一副冷面孔。”


当晚6点半,“世纪佳缘”分管线下活动的营销总经理杨蓉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声称代表公司对武汉分公司相关人员的恶劣态度诚恳道歉。她还说公司会对每位嘉宾情况进行了解,有时嘉宾私下做什么事公司不清楚,对小杰提到的女嘉宾是失足女,还需要进一步核实。杨蓉还提出,3.15就要到了,希望这篇报道能“放一放”……



读者朋友,您对小杰的遭遇怎么看,您和您的亲友有过类似的征婚经历吗?请致电本报新闻热线027-82333333,或新浪微博@武汉晚报@胡义华。



本文来源:武汉晚报

注: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whwb82333333

武汉晚报
微信号:whwb82333333 感谢关注武汉晚报官方微信,您可以通过微信和我们分享身边的新鲜事、好玩事、感人事、烦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