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两个蝴蝶”之胡适和志摩

复旦人文智慧课堂2019-06-29 00:33:20

两个蝴蝶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独怪可怜。

无心再上天,天上太孤独。

这是1916年胡适写的中国第一首白话诗,这首诗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朋友》



民国时期很流行一句话:“我的朋友胡适之”,而胡适则说:“志摩是人人的朋友”

两人不仅交友广泛,交往也很密切,这从胡适的日记中可窥一二。



一九二三年六月七日胡适日记中记载:“经农带来君励,志摩一信”。


九月九日日记中有“寄信:志摩(谢他寄九月八日《时报》上的妖言)”。同日还有“收信:志摩二”,表明当日收到徐志摩来信两封。


九月二十四日:“收信:志摩”。

九月二十八日有“赴志摩观潮之约”的记载,当日共赴此约的除胡适外,还有陶知行、曹佩声等人,观潮之后,徐志摩陪胡适一行返回杭州。


十月九日日记中有“志摩邀吃午饭”,十二日日记:“晚上邀志摩来同餐,谈诗至半夜”。十五日:“与志摩同请沫若、仿吾等吃夜饭”。十八日中:“到振铎家中吃饭。同席的有梦旦、志摩、沫若等”。二十日日记中记载:“下午一时,志摩自硖石来。我们闲谈甚久”。

 


二十二日日记: 

“晚上与志摩、经农游湖。到壶春楼吃饭。我戒酒已近十日,今夜心中不快,遂复喝酒。三个人共喝了二斤半。


到湖心亭,看月。我在石板上仰卧看月,和志摩、经农闲谈。后来又到平湖秋月,人都睡了。我们抬出一张桌子,我和志摩躺在上面,我的头枕在他身上,月亮正从两棵大树之间照下来,我们唱诗高谈,到夜深始归。 ”

 

可以看出,胡适和徐志摩的情谊已经很深厚了。

在诗歌创作上,两人也有所讨论。


二三年十月二十五日日记中,胡适记载徐志摩带了父亲来见胡适并一起用餐,当日日记中,有一段关于徐志摩写作的记载: 


  “志摩昨天做了一首《天宁寺闻礼忏声》的长诗,气魄伟大,我读了很高兴。志摩与我在山上时曾讨论诗的原理,我主张“明白”、“有力”为主要条件;志摩不尽以为然。他主张massively(雄伟、庄严)是一个要件,但他当时实不能自申其说,不能使我心服。十二日我在上海沧州旅馆时,他带了一首《灰色的人生》来,我读了大赞叹,说‘志摩寻著了自己了!’”



徐志摩和胡适曾留学英美,而在当时的文坛中,有一个知识分子的交际圈,被称为“英美派”。其中大部分是英美归国留学生,胡适、徐志摩和梁实秋等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当时英美派在知识阶层已经有相当的影响力和吸引力了。


他们的精神领袖是在新文化运动时期崭露头角的胡适,以热心、诚恳和圆通在他们中间起连锁”作用的则是徐志摩


为了宣扬自己的政治和文化理想,他们先后创办了《努力周报》“新月社”《现代评论》《晨报副刊》、《新月月刊》等期刊和社团、俱乐部。

其中,《晨报副刊》倾向于文艺,《现代评论》则集中于政治,逐渐形成了以徐志摩为主的文艺派以胡适为核心的政论派。徐志摩还先后开设了《晨报副刊·诗镌》、《晨报副刊·剧刊》。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复旦求学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