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名媛圈交友铁律:处男睡不得

杨大仙儿2019-07-03 00:31:56


名媛交友铁律:处男睡不得

文|杨大仙儿 图|网络 音乐|不做你共同好友

想给大家说说前两天我在看后台时候的感想:

这届男粉丝们,你们真的不要太可爱,什么是“大仙儿,你偏心,你只对你的女粉丝好”“大仙儿你是个铁t吧”“我只要杨大仙儿为男人证明一次”“大仙儿艹粉吗?我萝莉音”


崩溃的后台让我见识到了男粉丝们最后的叫嚣。


写作之前我本能的就把话题想污了。但其实还真的是这样,在一个夜黑风高,情欲缠绵的夜晚,我亲爱的coco大蜜,和她的男神发生了不可描述的关系。


“这不是你一直以来最终目标吗!?”


手机那头的大蜜听了我的这句话更无奈了:“你懂个球啊,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江湖规矩,不睡处。这次可好了,老身破戒了!”


我脑海中迅速闪过了三种可能:


明确恋爱关系,将真爱进行到底。

达成炮友关系,直到找到新欢为止。

不尴不尬,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我以为,按照大蜜对于她男神的喜爱程度,一定会明确男女朋友关系,但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捅破。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真的让我有点小慌乱了。



“追了那么久的男神,你们在一起算了。”


大蜜接着又叹了声气,“我的大仙儿啊,这次真的不行,处男这一类生物实在太可怕了,平时开车狂扣666,结果昨天晚上的真刀真枪的试了才知道。。。”


听到这里,我也大概猜到了,可能是尺寸真的不合适。


她也委婉的跟我表达了不能在一起的原因:为爱鼓掌这件事是需要感觉的。就算自己特别特别爱他,可到了床上,还是没有那方面的欲望。总不能赶鸭子上架嘛,毕竟将就的感情不长久。


最让大蜜头疼的事情接下来的几天一件不差的来了,男神不断地向大蜜表露心思:既然已经睡了,就在一起吧。这么晚遇见你,我想余生都是你。


大蜜本想着,就当一夜的放纵,翻篇了,总不能还给人家说,我嫌你是处,我跟你在床上不合拍吧。可怕什么来什么,男神这初夜就真的被大蜜收编到麾下。


男神也是真的直接一句:“你不会不想对我负责了吧?”......


我%¥……&&@%¥……#


虽说当感情博主时间不长,常常也会有女孩子过还来问我“把第一次给他了,可是想分手怎么办”“我跟他已经上床了,可他从来都不说我是女朋友”,占了太多的比重。


这次是真的吓哭小仙仙我了,角色反转了,原来男人真的也有处男情节呀!以前总听朋友说有男人专门找小姐给破处的,这件事情还真的是今年第一件稀奇事。


又想起来了前两天在朋友圈里看到的截图。一个小姐姐跟我朋友吐槽:跌跌撞撞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各方面都不错的男人,结果上了床发现,TM太痛苦了。


大家都在说只追求灵魂恋爱,这句话真的谁信谁傻逼,最起码的性生活还是要和谐吧。这姐姐说,我靠,平时吹自己器大活好不粘人,我还以为把了多少妹子呢,结果让他来正事的时候,size不合适,居然还是第一次!


男人似乎永远不会承认自己是个处男。



现在这个社会也真是的吼,处男变成了连自己都嫌弃自己的物种。他们经常伪装成撩妹高手,混迹于各大老司机的圈子里。


有回公司团建,公司里一个95年自称北门吴彦祖的文案小哥,顶着大红脸冲着大家吼到:你们猜我睡过几个女生?全场愣住三秒,下一秒,他抱着啤酒瓶子自问自答:哈哈哈哈哈哈,我就说我不像处男吧!


讲道理,真的没有比处男更可爱的物种了。真正的老司机撩妹的套路从来都不是你能看出来的,情场高手不会总把内个事儿挂在嘴边的,甚至还经常卖个萌,装个小奶狗。人家要的是水到渠成,愿者上钩。


而对于大多数男生呢,生怕自己是处男。到处跟人家说,我们这圈子里有多怎么怎么,那又怎么怎么。


等真刀真枪的干的时候又反问人家姑娘:大不大!?我觉得我的活儿挺好的啊,刚才你爽不爽,时间久不久。


我……*&%……¥&¥%#


所以现在啊,我身边越来越多朋友对感情都恪守着两个原则:不睡处,不约炮。大蜜也是一样,但这次的糊涂在于,没有在上床之前明确关系。


其实归根结底,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是不是处男,而是整天伪装成老司机,等上了床又不好意思的那些男淫。说白了,除了自己对于性的扭曲认识,也怪这个社会给了“第一次”太多的含义。


在这件事情上,仪式感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搞得我们一个个妙龄少年被逼无奈去学段子学姿势,以备有一天被人调侃是处男的时候,理直气壮的反驳,“我也是个有故事的男同学”!


讲真,不歧视处男,而是歧视这种扭曲“处男文化”。如果两个人真诚一点,男神早点儿告诉“恐处”的大蜜自己把第一次看的很重,可能也没这等稀奇事了。


不过说来说去,怪不着别人,谁让你俩非得等睡过之后才想起来,明确下关系啊?这个时代,单纯的睡了,那还真不叫爱。


最吼想到一个细思极恐的事情:

如果男人都不愿意睡处女,女人都不愿意睡处男。

纯情的双方在漆黑的夜里会不会连怎么前戏都不知道啊?

这真的是一个发人深思的问题。




2018年第22期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