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世纪佳缘这样婚恋网站的“原罪”与堕落

天方燕谈2019-07-04 01:37:08

小储(天方燕谈作者)


这些天,WePhone的创始人苏享茂跳楼自杀身亡,并在遗书中称自己是“被恶毒前妻索要1000万分手费,不堪其扰愤而自杀”,引起全民关注,并持续发酵。


苏享茂在遗书中,哥哥苏享龙在微博中都透漏:他和前妻翟欣欣是通过世纪佳缘网VIP服务的介绍而认识的,之后两人闪婚闪离。死者及家属将自杀原因共同指向翟欣欣的财务“要挟”,不禁使人们将责任焦点转向世纪佳缘网站,也指向了婚恋网站上常见的“婚姻诈骗”。



事实上,人们对婚恋网站的质疑声从未间断,在婚恋网站遭遇诈骗的受害者比比皆是。而苏享茂的死不过是用生命换来了一次社会聚焦,将婚恋网站的“诚信危机”和受害者的声讨再次置于风口浪尖。



一,婚恋网站的原罪是信息不设限、不把关、不负责


这是一个网络结缘的时代,众多婚恋交友网站应运而生。


过去几年是中国婚恋市场高速成长的时期。由全国妇联和百合网联合发布的《2010年全国婚恋调查报告》显示,当年有1.8亿单身人士,到了2011年,单身人士市场增加到2.6亿。单身人群的急速增加、人口的加速流动和市场推手的不断助力,使“红娘做媒”这桩原本古老的生意,从小作坊迈向产业化发展。一份由腾讯问卷得出的《2016年中国婚恋调查报告》显示,不论现实情感状态如何,有五成网友使用过陌生人社交App和婚恋交友网站,并在其帮助下有过1到3次的恋爱经历。


早在4年前,各大婚恋网站就开始在各大城市布局开店,多家婚恋网站采取了重组合并的策略以更好地满足整个“相亲”资本市场的需求。两大老牌婚恋网站百合网和世纪佳缘在彼时已经合并,成为行业老大,而珍爱网是其最强的竞争对手。


网络征婚便捷、低成本、选择空间大,既符合现代人对网络的天然依赖,也符合速食社会万事求快的节奏,吸引了无数单身男女纷至沓来,成为主要的婚恋媒介,而训练有素的“网络红娘”也成了风头最劲的月下老人。


然而,会员诈骗是婚恋网站从诞生之初就挥之不去的“顽疾”,每年,关于各大婚恋网站会员涉及“被诈骗”的投诉此起彼伏、从未间断。随时随手在搜索引擎上搜索,就有多达数万条消息。2012年,当时尚未合并的世纪佳缘网和百合网的高层就曾经在微博上掀起舌战,互相指责对方是骗子集中地。


央视2013年报道曾指出,婚恋网站会员信息造假仅需10分钟即可完成。最近,河南开封又有一名男子利用婚恋网站虚构双学历、未婚、医生等个人信息与多名女子交往,成功实施诈骗,财色双收。可见,多年来,诈骗的恶性丑闻与婚恋网站一直相随相伴,但直至今日,情况非但没有任何改观,反而愈加猖獗、甚至闹出人命。



不得不说,对会员信息的审核问题是各大婚恋网站的“原罪”:


  • 1、对各色人等、各种人群申请会员毫无设限,不问三观、不问身份、不管有无历史污点,有钱就收、唯利是图。

  • 2,对用户信息很难做到完全核实或者准确核实,或者索性不予费力核实,尤其是对于教育、婚否、职业等关键性个人信息的真实性都做不到严格把关。另外,即便用户提供了真实信息,网站对用户信息是否安全、不外泄也无保障,甚至对用户征婚的目的性都难以保证。如此,会员实名制形同虚设,除了名字,任何信息都可能作假。

  • 3,几乎每个婚恋网站都会在用户注册完成后弹出一个免责声明。例如,世纪佳缘就会弹出一个“我承诺”的小页面,在该页面上清楚地显示着:世纪佳缘承认无法确保每个会员信息的真实性和会员人品的可靠性。此类声明貌似善意的提醒,实为变相的“甩锅”。


不设限、不把关、不负责,通过这样的“甩锅三部曲”,婚恋网站便可以安享免责的宁静,安心无忧地收钱了,但也正是因为婚恋网站这样的“原罪”,让一桩桩本该是喜剧的因缘际会中暗藏了索财甚至害命的隐患。



二,谁在消费婚恋网站?


知乎上曾有一位匿名网友爆料说,婚恋网站最容易被以下几类人注册为会员:


1.宅男宅女


工作忙、视野窄、交际圈有限的大龄男女、外来工薪族。这是来婚恋网站找对象的主要人群。


2.酒托,饭托


以约会为名诱导对方去酒吧或饭店进行高档消费,自己拿回扣从中渔利的“托儿”。


3.隐婚族


多为男性,以目的性来划分分为两种:一种是以猎艳为目的,包括很多有内涵、谈吐文雅的白领;另外一种是所谓的“成功人士”、“土豪阶层”,到网站挑选情人。


4.婚恋网站竞争者或色情网站


以发布广告、抢夺客户为目的。


5.职业骗子


以欺骗感情为手段,得到对方信任后再进一步谋财,包括结婚后再骗钱的“婚骗”。


6.金融投资托


据说,90%的金融业务员都是婚恋网站新注册会员。他们和你聊天时会对你透漏,自己搞投资赚了不少钱,吸引你投资以赚取提成。


7.有闲但无聊的人


好奇的无聊人士,为打发时间而注册,漫无目的,无诚意。



据一位业内人士称,大型婚恋网站通常有几千万用户,拿世纪佳缘来说,即使清掉那些重复和虚假的注册资料,再去除那些注册后不上线的,网上时常在线的单身男女数量估计也应有2000万之多。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是,相当多的人在网站上挂几年之久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绝妙地诠释了“世纪佳缘”的网站名字:也许花上一个世纪才能结一段良缘。


海量信息的平台上充斥着鱼龙混杂的各色人等,不但消费多年也盼不来姻缘,还要时刻曝露于骗子群体,承担各种被诓被骗的风险,对于用户来讲,婚恋网站的价值实在是一言难尽。



三,婚恋网站的盈利模式让自己不断堕落


盘点一下用户对婚恋网站的槽点,投诉焦点主要集中在用户体验糟糕、推销手段恶劣、婚恋遭遇诈骗以及红娘婚恋顾问服务掺杂水分等。


婚恋网站本质上作为互联网企业,自出现以来就面临着盈利模式的难题。


婚恋是几乎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人生阶段,所以婚恋行业解决的是刚需。这个刚需市场虽然看起来很大,但目前的状态是国内的婚恋网站似乎都已经摸到了天花板,不但服务屡被诟病,盈利模式也逐渐呈现出容易陷入误区的种种弊端。2015年,国家网信办联合有关部门依法整治关闭了128家严重违规失信的婚恋网站(含网站婚恋频道),并通过约谈等方式责令20余家网站整改或停网整顿。今日苏享茂自杀事件又将婚恋网站盈利模式的“招黑特质”在公众面前得以夸张再现,引发思考。


婚恋网站信息量庞大、会员服务周期长(若找不到对象,在服务期内就要一直提供服务)、人力物力损耗大,而婚恋是社交的一个细分领域,格局小,盈利就相对局限,婚恋网站若只靠会员费、线下联谊门票和一些网站基本服务的收费来盈利是不够的。所以,只有婚恋网站开发出真正能抓住用户需求的周边服务才能满足运营。


但是,基于婚恋行业的特殊性,婚恋网站的用户大都属于一次性消费,通常都是尝试过一个服务周期就会离开--如果找到了心仪对象,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就不需要服务了;若找不到,觉得服务不好,也不会再续费。虽然婚恋网站的用户规模可以基本上保持相对稳定,但用户黏性却很低,因此,用户更迭速度快导致了网站的周边衍生服务无法有效开展。另外,由于多数用户上婚恋网站的目的单一且直接,像婚庆、母婴等周边服务又无法接入,继而造成周边广告也无法精准投放,导致广告这一重要盈利模式在婚恋网站也行不通。



在这样狭窄的盈利模式下,婚恋网站就不得不寻求其他赚钱渠道,所以,出现了各种行业收费乱象:


1、诱导消费


通过设计鸡肋套餐和服务诱导用户大笔投入费用,但用户往往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有所收获的寥寥无几。


2、胁迫消费


很多刚刚注册过婚恋网站的用户会收到大量异性的信件,但网站又设计了“看信邮票”这个产品,如果不另行消费购买邮票就无法真正享受实质性服务,但如果买了“看信邮票”又觉得被胁迫心有不甘。虽然多数用户权衡之下还是咬牙买了“看信邮票”,但婚恋网站实际上赚了钱却输了形象和口碑。


3、欺骗消费


有些婚恋网站为了展示虚假繁荣、诱导收费,居然制造大量假账号向新加入的用户发信件、打招呼甚至表达好感,被识破后在用户中造成极恶劣的影响。


还有很多用户在缴费后被网站以各种虚假理由封杀了账号并拒绝退费,比如某位世纪佳缘的客户被以“被其他用户投诉动机不纯”为由强行封杀了账号,用户申请调查并要求退费,遭到蛮横拒绝。


4、默认行骗群体的存在


为什么大量行骗群体和行骗行为会在婚恋网站存在、并且越来越猖獗?为什么某些骗子会接二连三行骗得逞、却并没有因用户投诉而被封杀账号?这不得不令人质疑网站是否会因为利益的关系而姑息行骗群体!


知乎上一位世纪佳缘的用户曾经详实地描述了他注册世纪佳缘以来的亲身经历,揭露了网站制造假账号吸引会员、胁迫购买“看信邮票”、单方面封杀收费会员账号、最后侵占会员剩余费用拒不退还的各种堕落行径,展示出一个企业为谋利而使尽浑身解数、耗尽信用的尴尬境地。


苏享茂用死唤起了人们对婚恋网站的重新审视,那么,世纪佳缘难道不该和翟欣欣一起为苏享茂的死负责买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