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挤在北京大学生求职公寓的日子

V房产2020-11-19 11:48:51


夏季里闷热的北京,百来平方的两室一厅中,22个高低铺位全部住满。年轻的房客几乎没有交流,沉溺于各自的电脑或手机,屋外暴雨如注,拥挤的房间里却安静得出奇,屋角的老空调“簌簌”地工作。


这是隐秘在东三环某小区的一家大学生“求职公寓”,在这里,没有“着落”的年轻人最关注的是求职启事和生活打折信息。每月600元左右的床铺租金,是他们每月最大的开销。




一晚30,包月600



△这是一间“求职公寓”,位于北京东三环。两室一厅,百来平的房间里摆着11组上下床,每个房间就像大学的集体宿舍。在这里租房的大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在京找工作。他们说,住这儿就是图便宜。 每年七、八月,这样的“求职公寓”常常供不应求。


△ 房东说,想住的话,按月租,卧室的床位每月650元,客厅的床位每月550元,空调费另算,每人每月50元。按天算也行,里外屋都是一天30元。7月28日清晨,一名没有找到工作的大学生在阳台地板上的“加铺”上熟睡,“加铺”的价格和客厅一样。



△ 刚毕业的大学生小梁(左)租住的床位在房间客厅的东北角。一个多月了,他还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不出门面试的时候,他就窝在公寓里投简历,打游戏,他熟知各种订餐app:哪家折扣多,如何用6元订到附送果汁的辣椒炒肉盖饭。


△ 小超来京近一年,一直住在求职公寓,“在北京找工作不容易”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最近他新找了一份工作,7月28日,第一天上班的他6点多起床,7点出门,因为人多没挤上公交车,后转坐地铁,网购的公文包里还塞了块陕西老家的点心做早饭。



△ 对于求职公寓里的年轻人来说,皮鞋是重要之物,7月29日的清晨,一位求职租客反复擦拭着他的皮鞋,这是他每天上班前都要进行的准备活动。如果大学的毕业证代表着走出校门,那一双皮鞋就意味着将走进社会。



位于北京北五环北宫门附近的这家大学生求职公寓显得“阔绰”许多。


这是一栋三层小楼,分四人间、六人间、八人间不等,配有自习室和休息区。这里的租客并不急迫地寻找职位,常参加各种社交活动,聊天比较随意。


虽然远离市中心,但是凭借良好的环境和融洽的氛围,这里的租金高于大多数求职公寓,四人间的月租金是每人1100元。


北五环的“豪宅”


△ 北京北五环附近,北宫门附近的村子里,有一间三层的大学生求职公寓,青年旅馆的形式,如果按月租,四人间的话,每个床铺1100每月,如果论天算,每天59元。


三楼的休息区,三个年轻人聊得很投机,公寓虽然离北京市里远,交通不是很方便,但良好的生活环境,轻松的交流氛围,还是吸引了很多求职的大学生来到这里。



△ “求职公寓”二楼,是女生宿舍,男生分别住在一楼和三楼,平时男生不允许随便在二楼停留,三楼是休息室、洗衣房和露台。



三楼的阳台,靠近房檐的一侧用铁丝围着,一眼望去,都是村子里的平房。来自济南的小斌,去年毕业后一直北京找工作,之后他找到一份接苹果公司售后电话的工作,因为“不顺心”裸辞,现在住在公寓里,打算休息一段时间再重新找工作。




记者体验“求职公寓”——


“房东看我落魄的样子,就给我优惠了50元”


文 | 彭子洋



△ 求职公寓中,我的室友们。


我是在网上找到的劲松这家求职公寓的联系方式,之前也联系过其他的公寓,要么住满了,要么只收老租客。

去见房东的那天晚上,北京下着大暴雨,我打着一把临时买的简易伞,并没有什么用。当我站在房东面前的时候,已经浑身湿透。

房东是个精瘦的、小个子的中年男人,北方口音。他看着我落魄的样子,索性也没多问,就带我去了公寓。

他一路上一直叮嘱:进屋一定保持安静。

我们穿过昏暗的走廊,进了屋,客厅里靠墙摆了6组上下铺,我的铺位是卧室里的一个上铺,同屋的还有9个人。每个人的生活用品都堆在床铺边上,就像大学的集体宿舍。

房东说,想住的话,按月租,卧室床位每月650,客厅每月550,按天算也行,一天30,空调费每月50另算。他说我一看就是找工作的学生,不容易,原本100元的押金就给我优惠到50好了。

和房东交谈的整个过程,屋内的10多个人或低着头看手机、或对着电脑屏幕,彼此间没有一丝交谈,也没有一个人抬头看我一眼。

拥挤的公寓里,可以听到空调冷气的簌簌声。

后来的我发现,房东很谨慎,很少带生人直接看房子,因为七八月正值群租房检查的高峰期,他每天白天都会在公寓里亲自盯着。

公寓里的租客们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大家拥挤地住在一起,平时却少有交谈,寥寥无几的对话局限在诸如“找到工作了吗?”“新工作怎么样?”或是为了凑单省钱,订餐时的简单问询。

租客的流动性很大,有的人找到工作就会搬走,马上也会有人填补他的铺位,尤其在暑期,这里就像一个从学校到社会的“中转站”,人满为患。

我刚去的那天中午,没有出门的租客们就在网上订饭,他们都拜托住在房间东北角的一个小伙子,说他总能订到最便宜的外卖,花6块钱就能叫到一份辣椒炒肉盖饭,还送一瓶果粒橙。

那天正好遇到一个格外“较真儿”的送餐员,非要让取饭的男生说出订餐人的名字,他却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后来专门回来问,才知道人家姓梁。

我挺震惊,因为这是我在这里看到最“亲密”的互动了。

后来和小梁聊天才知道,他是兰州大学本科毕业,来北京一个月,也还没找到满意的工作。最喜欢玩的游戏是三国杀,不出门面试的时候,他就窝在公寓里投投简历,在网上玩三国杀,他还调侃,对很多住在公寓里的人而言,“窝着”是最节俭的生活模式。

小超住在我对过的上铺,我和他熟络起来,是因为排队等着上厕所。两居室的公寓里总共就一个卫生间,赶上大家都早起的时候,门口总有几个人站着排队。

小超皮肤黝黑,又痩又高,长得像南方人,却是个地道的陕北汉子。陕西读完大学后来北京找工作,一年来断断续续找了几个,也没有找到特别满意的。不过,讲起求职技巧来,从理论到实践,一套一套的,滔滔不绝,喜欢把“北京的工作不好找”挂在嘴边。

他就像一部机器,上班的路程和时间,都会精打细算。住进去的第一个早晨,我跟他一起去上班,因为是新工作第一天上班,虽然距离不远,他还是起了大早:六点多起床,七点出发。原计划坐公交,我们一起在公交站等了十几分钟,车来了,他又改变主意说:“人太多啦,挤不上去”。

于是就又转成地铁,等我们到达公司附近,离上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从网购的公文包里掏出准备好的家乡点心吃了,又溜达了几圈,到点了才进去。

我从小超的新公司回到公寓,已经是10点多了,几个室友还在熟睡,他们暂时都还没找到工作。

在这里,除了工作就业,没有人愿意多谈更多,相互之间保持很远的“安全距离”。如果你多问,常会被顶回来:“别管别人!自己找到工作就不错啦!”


采写:彭子洋

编辑:布布

——————

本文来源于公众号拍者(ipaizhe),由新京报摄影团队潜心打造,用镜头记录生活、表达情感。。最最重要的是,什么情色呀、被禁呀,很多选题都看得小编我热血沸腾。。


可以扫二维码关注他们

——————

更不要忘了我们,点击标题下方的“V房产”关注我,


你也可以通过二维码关注我们(长按下图选择保存,点开微信中“扫一扫”功能,选择这张照片就可以啦)


地产圈?你有我们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