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百姓生活网门户

在和陌生男子1v1的尬聊中,我发现“视频社交”原来如此凶猛

三声2019-06-10 23:35:43


从异步到实时,人类的沟通方式将再次进化。


作者 | 刘丹如

编辑 | 刘亚澜


在正式打开Tiki与陌生人来一场面对面尬聊之前,我足足花了半个小时进行心理准备。

 

这是一款针对陌生人交友的一对一实时视频软件,只要一打开软件,点击匹配键,系统就会在几秒内迅速匹配你附近的陌生异性,然后你们就会开始一场时长60秒的面对面视频聊天。如果对方认为你的颜值不过关,或者聊的不投机,他可以随时划掉与你的聊天界面,系统会再为你匹配新的异性,进入下一次视频;如果双方都觉得还不错,聊天会持续60秒的时间,在这段非常短暂的时间里,你们可以申请加好友,或者通过给对方送礼物来增长聊天时间。

 

现在开始玩儿视频社交,不算新潮,也不算落伍。

 

从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上半年的这段时间里,视频社交的概念迅速进入到主流视野:曾经推出了移动直播鼻祖Meerkat的创始团队,在关停Meerkat之后做了主打视频社交的多人视频聊天Houseparty,上线不久便蹿升到了北美 App Store 榜单前三;另一款主打一对一的视频社交软件Monkey由两个不到20岁的美国青年创立,半年时间,Monkey在美国App Store的社交软件中排名第五,90%的用户都给予了超过四星半的高度评价;而在国内,陌陌将“用视频认识我”的宣传语贴遍了北京各大地铁站,其视频社交的广告甚至深入到了电影院线,其产品更新的8.0版本,首页完全主打多人群聊、一对一聊天、狼人杀等视频社交功能。

 

2016年7月,Tiki正式上线,3日后用户破万,发展至今,日活超过50万。

 

身处这样的潮流,面对这样一款流量爆炸的产品,我却犹豫了。正式打开Tiki之前,几大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如何才不会因为丑被大多数人拒绝?如果没被拒绝,我该如何装作不是第一次玩的样子,自然地开启尬聊模式?如果尬聊结束对方也没有加好友,会不会显得很没有面子?

 

在对着镜子整理了无数次头发,涂了两遍口红,又重新换了一条裙子后,我终于还是打开了这个视频社交软件。


从异步到同步:Tiki的诞生



在按下开始键后,不到3秒,Tiki就为我匹配了一位住在北京海淀区的市场专员先生。尽管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我还是尴尬不已地把镜头对准桌上的水杯。然而Tiki的设计是,你必须自己露脸,才能看到对方,否则屏幕会是模糊的。我把手机镜头对准了自己,对方也随即显示出真容。

 

不得不说,在强大的美颜功能下,我和那位市场专员先生看上去都算得上清秀。60秒时间里,我们简单分享了各自的定位和职业,之后便陷入了尴尬。我问他:“你在这个上面有交到过朋友吗?”他刚回答了一个“有”字,我们的交谈时间就到了。

 

此刻画面已经切到了另一个男生的脸上,我有些后悔没有把握住刚刚的时间。在实时视频社交里,没有思考时间给你犹豫回复或者不回复,一切要求你在时限里最大程度地判断信息、传递信息。

 

“我们要做一个在介于VR这种实时概念跟现在传统的异步聊天当中的一个状态,这个状态最后落地就是Tiki。”创始人吴永辉说。

 

他在Snapchat上市的时候也提到过他对于实时社交、异步社交的看法:经常有人说,做 Snapchat 不就是隐私限时看,然后销毁?但其实它想表达的状态是“我那时候的状态”——喝醉酒的样子,你看完就结束了,就不应该被保留下来了,于是它才会有时限的需求,比如局限在 10 秒之内。

 

从写一封信要好几个月寄到,到有了火车、汽车、飞机,再有电话、互联网,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互动,一直是从异步到同步的发展,而Tiki产品的由来也是这样一个过程。

 

事实上,Tiki并不是吴永辉所带领的杭州老友科技所开发的第一款社交产品。2011年离职阿里之前,吴永辉就一直在负责阿里早期包括旺旺、淘江湖、湖畔等社交产品的开发和管理。2014年创立老友科技后,他们始终在不断尝试新的社交产品。

 

在Tiki之前,吴永辉做了一款名叫BIU的移动社交产品。“第一个版本的BIU与Snapchat的模式十分接近,但我们很快就发现Snapchat并不适合国内的土壤,之后BIU就转向了动图社交平台。”吴永辉告诉《三声》(ID:tosansheng):“做BIU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感觉图片有点过时了,但视频对于普通人而言又太重,所以我们想找一个中间状态让社交变得更有趣更好玩。”

 

当时的吴永辉已经看到了视频方向的社交方式,并认为视频方向代表了一种新的媒体形式,可能会变成一个普世需求。但这种想法相对超前,所以他选择了介于图片与视频之间的状态——GIF动图。在做BIU的期间,他们积累了600万用户,并获得了湖畔山南基金的2700万A轮融资。

 

BIU的发展很快因为国内大多数社交平台不支持GIF而遇到了瓶颈,吴永辉本身也并不想只做一个拥有几百万用户的小众社交产品,他想做一个“大社交”产品,所以他决定从BIU转型。在转型的过程中他们否定了短视频社交和直播两种方式,还花了两个月时间对VR社交进行了探索,最终因为目前的硬件还无法匹配而放弃了VR方向。

 

从动图到视频再到VR,吴永辉的目的很清晰:要寻找到符合未来社交方向的产品。吴永辉说:“根据之前直播、视频的发展,我们产生一个非常朴素的嗅觉,那就是未来的社交方向一定会是从异步到同步,变得越来越实时。无论是硬件还是网络,最终都会往这方面去支持。”

 

从表面上看,Tiki仿佛是一个陌生人版本的FaceTime,但吴永辉认为Tiki创造的是一个用户完全实时在线的场景,产品的重心在于实时而不在于视频,用户只要一打开Tiki,产品就默认用户已经进入实时在线状态,然后开始为用户进行匹配。这与传统的异步社交有很大不同。相比异步社交,以视频为主体的实时社交显然能够传递更丰富的信息量和场景。而就目前主流的社交软件而言,图文的方式决定了用户可以选择即时或者滞后回复。


流量爆炸与“微暴力”


Tiki创始人吴永辉


这一次,我在60秒结束之前主动地切换了画面,我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心理状态的变化。

 

系统给我匹配了一位穿着黑色T恤,带着金链子的大哥。大哥用手机自下而上的仰拍自己,在这种神奇的仰拍角度下,他的双下巴圆润丰满、金链子闪闪发光。但他仅仅看了我一眼,就不屑地按下了切换键。

 

当我还没有从被大哥灭灯的伤痛中恢复过来时,系统又陆续为我匹配了一个戴着口罩不说话只笑的帅哥,一个看起来未成年躺在被子里和我视频的小男生以及一个开了模糊镜头问我在干嘛的神秘男子。

 

从打开到关上,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我认识了6个异性,收获两次被划掉、两次主动划掉别人、收到两次好友申请的成就,用户体验尚算良好。尽管聊天过程有些尴尬,但由于时间短、换人快,这种尴尬感被不断见到新人的刺激感所取代,反而有种想继续尝试下去的欲望。

 

吴永辉将这种产品设计称为“微暴力”。

 

对于表达方式普遍比较含蓄的国内用户而言,初次交往就开启视频尬聊的模式,不仅考验颜值,更考验交流能力。毫无疑问,这种设定会将不少想要尝鲜的用户阻拦在外,对此吴永辉并不意外。他说:“在TiKi之前,国内没有一个APP是将两个有社交需求的人之间的距离在短时间内拉得如此之近,一上来就直接看到一个陌生人,所以确实会给人一种简单粗暴的感觉。”

 

“这个微暴力的感觉是我们早期追求的,这一点我不否认。”吴永辉说,这种设定主要是因为Tiki本身是一个新事物,而新事物必须要提供新的感觉,尤其在不知道目标用户到底是谁的情况下,这种设定能够充分地筛选自然状态下的用户。而实际上,最后在Tiki上沉淀下来的用户与大洋彼岸的Monkey基本一致,能够接受这种社交方式的主流人群更多是00前后的年轻人群。

 

从留存率上来看,Tiki跟大部分的应用没有太大的差别。最初的产品使用门槛也很明显地帮助其进行了用户筛选,被筛选留下来的用户对于Tiki的忠诚度和黏度非常高。

 

然而这种门槛的存在也是Tiki面临的两难:吸引用户必然需要异于其他产品的大胆设计,但如果保持这样的“微暴力”可能又会把更多更保守的用户挡在门外。


破冰沉淀与未来想象



那是一张稚气未脱的男孩的脸,比起海淀小哥,他显然更为熟悉TIKI的使用方法,他指导我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然后问我:“你是不是想约?” 我给出否定回答后他看起来并不相信,然后和我分享了他玩TIKI两个月成功约到好几次的经历。


关上Tiki的我,“心有余悸”。一方面感叹实在这实在是太刺激了,另一方面也不得不承认,从头到脚真的太尴尬了。

 

Tiki团队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并开始做出一些改变。吴永辉的计划是为Tiki增加一个实时互动的游戏平台。这个游戏平台建立在Tiki之上,有两个特点:一是它所有的游戏都基于实时连接过程当中的真人互动;二是它是开放的,可以支持第三方开发者快速的接入。

 

“这不是简单的功能叠加。”吴永辉告诉《三声》(ID:tosansheng):“Tiki的版本迭代始终围绕他们的核心功能进行延伸。作为一个社交产品,我们要做的是深化用户的行为。”他认为,其实Tiki提供的核心功能并不是聊天,而是真人实时在线的环境,用户在Tiki上的行为逻辑分为两个层面:首先是匹配聊天,之后才是共同游戏,深化用户的社交行为。

 

听了他的这番话,我又重新打开了Tiki,在右上角,我发现一个酒杯样式的按钮,触摸这个键,我打开了一个不尴尬的世界。同时也感受到这款单一视频社交功能的软件正在突破它的边界。

 

大家在这个区域里可以参加不同主题的“派对”,例如成语接龙派对、家乡方言派对。陌生的人在同一个话题下再进行随机匹配。对于我这样的女性用户来说,“尴尬癌”确实好了很多。

 

换句话说,单一功能的一对一视频社交可能正面临着陌陌当初原始模式时期类似的问题:男性用户太多,被切换掉的频率过高,难以匹配到合适的女性用户;而女性用户体验不佳,被过度骚扰,难以在平台上沉淀。

 

直播、秀场通过一对多的模式一定程度地解决了这个问题,而已经定调“一对一”的视频社交只能从延展功能上增加用户沉淀的可能性。

 

不过,吴永辉似乎并没有按照常规逻辑去思考产品。在他眼中,视频社交为绝对主打的Tiki和现在正猛力高推视频社交功能同时也有很多其他功能的陌陌并不是同一类产品。按照他的逻辑,Tiki现在的问题完全不是是否添加新功能,增加产品厚度的问题。

 

“没有用户会因为一个产品功能多就选择它。如果一个产品包括了所有的社交功能,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没有用,一点用处都没有。”他认为目前所有的实时社交产品都还处于非常早期的发展阶段,但未来想象空间巨大。“实时社交并不是仅仅局限于视频社交或者陌生人社交,在他看来实时社交未来可能成为下一个QQ或者微信,未来实时社交可能会切入到更多的丰富的场景和人群当中去。它像是一个未来版本的电话,每个人可能会通过这种方式来进行通讯。”

 

就这样,“视频社交”的概念转换为了“实时社交”。一想到未来的某天,实时视频聊天可能成为像现在微信、电话一样的常态,我有点儿“不明觉厉”。

 

2016年Tiki上线之初,吴永辉曾经做出预测:实时社交会在2017年迎来爆发,而现在他依旧没有改变这个想法,认为今年上半年是窗口期,而窗口期是肯定会有一到两家找到正确的方向投入更多的资源,到了年底这些视频社交的形态就会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当大家都理解为这是一个视频社交的时候,那么它到这个点也就结束了。因为你只能玩视频。当大家认为这就是一个陌生人社交的时候,这事也结束了。”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关键词 更多精彩文章


战狼 | 赵普 | 悟空传 | B站 剧组 | 米未 | 王微 | 迷你KTV | 华盖 | 快看漫画 | 欢瑞世纪 | 跑男 | 漫威 | Honey CC | 魏明三次元咖啡馆 |  嘻哈 | 西部世界 | 香港 | 知识付费 | 乐视影业张昭 | 专访俞永福 | 异形 | 精酿啤酒 | A站 | 柠萌影业苏晓 | 深夜食堂 |  音乐节 | 企鹅影视 | 中国第一天团 | 芒果TV | 爵士乐,即自由 | “第三梯队”院线 | 知识付费 | 摔跤吧,爸爸 | 周健工 | 私人影院 | 直播监管 | 丧茶 | 贾跃亭 | 仙剑 | 马东谈狼人杀 | 博纳 | 快手 | 大悦城 | 樊登读书会 | 网吧复活 AVG | 青岛影都 | 速8 陈可辛 | 娃娃机 | 微博短视频 | 电影巨头业绩对比 | 奇葩说 | 腾讯影业